• 导航

(送茶)应建强:做茶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送茶)应建强:做茶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开栏语

  碧水丹山,孕育奇茗。

  传承,是一种继往开来的坚守,也一种历久弥新的延续。

  他们,是一群有手艺、有思想、有梦想的青年。

  或生于制茶世家,或因爱茶半路出家。尽管出身不同,却殊途同归:传承古老技艺,追求精益求精。

  也许,他们很平凡,却拒绝平庸,更拒绝“躺平”。在传承与创新的道路上,不停奔跑,不断超越。

  他们,是岩茶新势力,也是奔涌的“后浪”。

(送茶)应建强:做茶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人物名片:1990年生,天心应家第三代制茶人,精于茶叶制作、传统炭焙、茶叶评审与产品开发,至今已是三届状元得主

  代 表 作:壑壑有茗、天心问茶

  “茶的命脉决定于做茶者的思想。我希望用茶表达自己的态度,引领大家一起沉心做好茶、追求高品质,继续传承岩茶的千年命脉。”

  ——应建强

  岩茶的不稳定因素必然是它的稳定因素

  12岁开始上茶山做“苦力”,18岁入伍当兵,20岁退伍后立即接手起家中茶业。应建强的过往中,“茶”仅缺席了两载春秋。

  杯中茶汤斟了再斟,“茶三代”与“茶”之间果然故事连连。条索舒张,情缘余留。

  刚接手这份家业时,应建强依赖着父亲、不免偷懒。那年茶季的一晚,他熬不住便睡着了,而父亲一力负担下两人工作量、通宵如常。

  这般劳累下,父亲竟在收工返家途中发生车祸,车头撞得不像话。见到应建强,父亲一通教训后说到:“我走了你怎么办。”这一句话惊醒了初事茶时迷茫的他。想着父亲日趋增长的年纪,看着父亲为教导自己而比过往茶季更为疲惫的面庞,他突然意识到是时候端正态度、接过父亲肩上的重担了。

(送茶)应建强:做茶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这季过后,应建强有模有样地做出了几泡好茶,次年已能独立上台领奖。

  与茶一年一期的际会,亦是种可贵的情缘。他说:“做茶是很难得的,茶季做完就得等一年,手再痒也没机会了。”故而他总想方设法去精进手中技艺,听闻哪家做茶好便去请教,喝到好茶时也反复品悟、追源背后的巧思。

  在他看来,岩茶的独特在于“没有数据、凭靠体感”,如老话所说“岩茶的不稳定因素必然是它的稳定因素”。他确信自己能用经验把茶都做到“好”的标准,对“好”的程度却心里没底,因此愈是珍视每一泡好茶,它们是一年勤勉的打拼,更有几分可贵的“天注定”。

(送茶)应建强:做茶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我们把毛茶做成十三、十四的月亮,留点时间给焙火

  短短时间便收奖项入囊,应建强在制茶方面的灵性不言而喻。说起制茶难点时,他总能抛出一些生动比喻让我们立马心领神会。在他的口中,制茶过程像是等待一轮圆月出山,前期制备中将毛茶做成十三、十四时月亮,留时间给焙火、令“岩骨花香”充盈。听罢,望向杯中:汤面油亮,茶氲浮起,恍见有月皎皎;再闻空气,有香扑鼻,恰似银辉爱人、遍洒西东。

  做青、焙火是他所认为的制茶难点,却也是他的擅长之处。说起焙火这个环节,他的比喻梅开二度:“拼配大红袍就像拔河,力要往一处使,力一定要协调。”

(送茶)应建强:做茶只有“变”才是不变的

  过去参与斗茶赛,他多沿用家中习惯、选送金锁与肉桂五五拼配的大红袍。但两种顶尖茶叶结合必然产出好茶,但却未必带来最终大奖。这让他突然意识到先前对拼配知识的缺失。

  于是他带回了获得大奖的茶样或茶渣,悉心观察它们的茶底形态,终是寻得门路:拼配应有主题,需考量比例、取长补短。正如“拔河”,让参与拼配的茶叶融汇成一泡顶尖滋味,且没有一种特征过度突出。掌握这一技巧后,他对“看茶焙茶”的说法也有了更深的理解。

  父亲的指引使应建强目标明确,而自身的刻苦更是令他成长飞速。钻研越深,兴趣越浓。与他而言,做出好茶带来成就感是无可比拟的。

  茶的命脉决定于做茶者的思想

  问起应建强的代表作时,我们原以为他会拿出楼耀福先生在《寻茶记》中赞叹有加的“壑壑有茗”,他却选择了这款“天心问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