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水龙吟 辛弃疾:辛弃疾《水龙吟》怎样通过对景物

  水龙吟
作者:辛弃疾
为韩南涧尚书寿,甲辰岁1
渡江天马南来2,几人真是经纶手3?长安父老,新亭风景,可怜依旧4。夷甫诸人,神州沉陆,几曾回首5!算平戎万里,功名本是真儒事,公知否?
况有文章山斗6,对桐阴满庭清昼7。
  当年堕地8,而今试看:风云奔走。绿野风烟9,平泉草木10,东山歌酒11。待他年,整顿乾坤事了,为先生寿。
全部注释
1。韩南涧:韩元吉字无咎,号南涧,官至吏部尚书。他主张恢复中原,但反对轻举妄动。甲辰岁:宋孝宗淳熙十一年(1184)。
  
2。《晋书·元帝纪》:"太安之际,童谣曰:'五马浮渡江,一马化为龙。'(晋朝皇帝姓司马,故云。)及永嘉中……王室沦覆,帝与西阳水龙吟 辛弃疾、汝南、南顿、彭城五王获济,而帝竟登大位焉。"这里借指宋室南渡。
3。
  经纶手:治理国家的能手。
4。长安三句:《世说新语·言语》:"过江诸人,每至美日,辄相邀新亭,藉卉饮宴。周侯中坐而叹曰:'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皆相视流泪。唯王丞相愀然变色曰:'当共戮力王室,克复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对!'"
5。
  夷甫三句:《世说新语·轻诋》载桓温语:"遂使神州陆沉,百年丘墟,王夷甫诸人不得不任其责。"王衍,字夷甫,晋代清谈家。几曾:何尝。
6。《新唐书·韩愈传》:"自愈没,其言大行,学者仰之如泰山北斗。"此处把韩元吉的文章比韩愈。
  
7。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载韩无咎《桐阴旧话》,说是"记其家世旧事,以京师第门有梧木,故云。"
8。堕地:诞生,出生。
9。绿野:唐朝宰相裴度的别墅绿野堂,地址在洛阳午桥。风烟:景色。
  
10。平泉:唐朝宰相李德裕的别墅平泉庄,地址在洛阳郊外三十里处。
11。《晋书·谢安传》:"谢安居会稽,虽放情丘壑,然每游赏,必以妓女从。"
此首词虽为祝韩南涧的大寿而作,而所言却大半是政治问题,写得不落俗套。
  其写作特点是议论多,感慨深,感情曲折回荡,终不离恢复中原之志,上片几乎全部是对国事的议论,可谓指点江山的激昂文字,又多用设问来表现,气势逼人,矛头直指偏安江南的小朝廷。下片上半段,对韩元吉作了一些揄扬,因为它是寿词,不足为怪。难能可贵的是最后几句,又回到"整顿乾坤"上来,仍然不落常格。
  这首词用典较多,且用得较贴切恰当,使得激烈的感情,变得婉转含蓄,但总的风格,还是豪放率直的。 水龙吟 辛弃疾上下阙各写什么内容

  “这首词水龙吟 辛弃疾,上片大段写景:由水写到山,由无情之景写到有情之景,很有层次。开头两句,“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是作者在赏心亭上所见的景色。楚天千里,辽远空阔,秋色无边无际。大江流向天边,也不知何处是它的尽头。遥远天际,天水交溶气象阔大,笔力遒劲。
  “楚天”的“楚”地,泛指长江中下游一带,这里战国时曾属楚国。“水随天去”的“水”,指浩浩荡荡奔流不息的长江。“千里清秋”和“秋无际”,显出阔达气势同时写出江南秋季的特点。南方常年多雨多雾,只有秋季,天高气爽,才可能极目远望,看见大江向无穷无尽的天边流去。
  的壮观景色。
  下面“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三句,是写山。“遥岑”即远山。举目远眺,那一层层、一叠叠的远山,有的很象美人头上插戴的玉簪,有的很象美人头上螺旋形的发髻,景色算上美景,但只能引起词人的忧愁和愤恨。皮日休《缥缈峰》诗:“似将青螺髻,撒在明月中”,韩愈《送桂州严大夫》诗有“山如碧玉”之句(即簪),是此句用语所出。
  人心中有愁有恨,虽见壮美的远山,但愁却有增无减,仿佛是远山在“献愁供恨”。这是移情及物的手法。词篇因此而生动。至于愁恨为何,又何因而至,词中没有正面交代,但结合登临时地情景,可以意会得到。

求辛弃疾《水龙吟.等建康赏心亭》

  这首词作于乾道四至六年(1168-1170)间建康通判任上。这时作者南归已八、九年了,却投闲置散,作一个建康通判,不得一遂报国之愿。偶有登临周览之际,一抒郁结心头的悲愤之情。建康(今江苏南京)是东吴、东晋、宋、齐、梁、陈六个朝代的都城。赏心亭是南宋建康城上的一座亭子。
  据《景定建康志》记载水龙吟 辛弃疾:“赏心亭在(城西)下水门城上,下临秦淮,尽观赏之胜。”

这首词,上片大段写景:由水写到山,由无情之景写到有情之景,很有层次水龙吟 辛弃疾。开头两句,“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是作者在赏心亭上所见的景色。楚天千里,辽远空阔,秋色无边无际。
  大江流向天边,也不知何处是它的尽头。遥远天际,天水交溶气象阔大,笔力遒劲。“楚天”的“楚”地,泛指长江中下游一带,这里战国时曾属楚国。“水随天去”的“水”,指浩浩荡荡奔流不息的长江。“千里清秋”和“秋无际”,显出阔达气势同时写出江南秋季的特点。
  南方常年多雨多雾,只有秋季,天高气爽,才可能极目远望,看见大江向无穷无尽的天边流去。的壮观景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