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杜甫最浪漫的一首诗,被誉为“开天落地之异品

  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是诗歌创作的两大主要思潮。现实主义侧重如实地反映现实生活,99故事网,客观性强,语言描述往往精准冷静;而浪漫主义则侧重从主观内心世界出发,描绘出心中的理想世界,语言多热性奔放,手法夸张。李白杜甫便分别是古代诗歌浪漫主义和现实主义的巅峰,李白诗热情夸张、浪漫奔放,杜甫诗真实如史、沉郁理性,可谓是鲜明的对比。

  

  不过专注浪漫主义者未尝没有例外,李白的诗集中也有《丁督护歌》这样的现实之作(见历史文章李白少有的现实主义诗作,被誉为近乎杜甫,如今却鲜为人知)。而杜甫也不乏手法夸张的浪漫之作,比如下面这首《饮中八仙歌》,不仅浪漫奔放,而且写作手法独特,被誉为“开天落地之异品”:饮中八仙歌唐·杜甫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汝阳三斗始朝天,道逢麹车口流涎,恨不移封向酒泉。左相日兴费万钱。饮如长鲸吸百川,衔杯乐圣称世贤。宗之潇洒美少年,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苏晋长斋绣佛前,醉中往往爱逃禅。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焦遂五斗方卓然,高谈雄辨惊四筵。

  

  这是一首七言古诗,内容却是别具一格的“肖像诗”。诗中所描绘的诗盛唐负有盛名的八位酒仙:贺知章、汝阳王李琎、左相李適之、名士崔宗之、苏晋、诗仙李白、草圣张旭、布衣焦遂。这八人俱都好酒善饮,且性格豪放旷达,合称“酒中八仙人”,杜甫此诗便是为八位酒仙刻画肖像。最先出场的便是年事最高的“四明狂客”贺知章,且看他醉酒后“骑马似乘船”左晃右摆,醉眼朦胧跌落井中都能熟睡不醒。滑稽诙谐间将贺老的旷达纵逸表现得惟妙惟肖。

  

  紧接着描绘的人物是汝阳王李琎,他深受唐玄宗宠爱,所以屡屡饮酒三斗才去上朝拜见天子。路上看到了酒车都会流下口水,甚至恨不得将自己的封地迁到酒泉去。可见这位王爷嗜酒如命。其后出现的人物是曾任左丞相的李適之,据说他饮酒日费万钱,豪饮之时如鲸吞百川。而他罢相后曾作诗“避贤初罢相,乐圣且衔杯”,杜甫化用此诗刻画这位曾经的宰相也不无讽刺权相李林甫之意。接着写的两位都是盛唐名士崔宗之和苏晋,崔宗之潇洒倜傥,饮酒时睥睨一切,醉后姿态如玉树临风,醉姿潇洒俊美。而苏晋是一位信佛的居士,长期斋戒耽于修禅,但又好酒嗜饮,于矛盾纠结之时往往是酒战胜了佛,只得“逃禅”!

  

  下面介绍的便是中心人物诗仙李白了:一斗酒诗百篇,既写出其嗜酒也突出李白的诗才。而李白的习性便是“长安市上酒家眠”,夜不归宿眠于酒家。再看李白醉酒姿态,天子传召都“不上船”,还敢大呼自己是“酒中仙”,足见豪情纵横,狂放不羁。其余七位都只有两三句诗描绘刻画,唯有李白独占四句,已算是浓墨重彩了。酒中八仙若论狂态能与李白比肩的唯有草圣张旭了:三杯下肚,奋笔书狂草,即使在王公贵族面前也脱帽露顶,挥洒恣意。何等的倨傲不恭,不拘礼节,醉酒脱帽狂草三个动作将其狂放性格表现得酣畅淋漓。最后出场的人物则是长安布衣焦遂,虽是布衣平民,但焦遂酒量既豪,才华也是满腹。醉酒后“高谈雄辩惊四筵”,可见其见识卓越、口才出众。

  

  整首诗至此戛然,开头既无起兴,结尾也无刻意收官,全篇一韵到底,每个人物用两三句描绘,各占一章,全无过渡联系。虽是如此,但读来丝毫不觉分散,似乎八章如一章,一气呵成。每个人物不唯好酒,也有李適之的正直、崔宗之的俊美、苏晋之修禅、李白之诗才、张旭之草书、焦遂之高谈等等,读来似乎有飘飘然仙气、又仿佛有熏熏然酒气,令人赞叹不已。后世诗家对这首《饮中八仙歌》评价极高,有人谓之“此风雅中司马太史也”;也有人评道“格法古未曾有”;甚至有赞扬其为“开天落地异品”等等。诸多高评,可见诗圣杜甫之才!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