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一对恋人,两首宋词,千古情爱

郑重申明:常清君在自媒体平台发布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以本人的专业知识、自身经验以及人生阅历等,经过独立思考后,认真撰写并反复修改的原创作品。

常清君导读:自古描写春天的文学作品浩如烟海、数不胜数。上千年来,这些经典之作至今依然动人心扉、引人入胜、发人深省、令人神往。在此又一个春天即将来临之际,常清君特从被誉为中华文学三大瑰宝的唐诗、宋词、元曲中,摘取其中精华佳作,再次与大家共同赏析品味,一起迎接春天的到来。

宋代大文豪的伤心情怀

在此之前有关描写春景的古诗词中,常清君所点评赏析的每首诗(词)都是单独由同一个作者所写的,而这次我所例举的却是两个人就同一件事情分别写的两首同一词牌、不同内容的词作。

南宋文学家、史学家、诗人、词人陆游年轻时娶表妹唐琬为妻,两人十分恩爱。后因唐琬不孕,被抱孙心切的陆游母亲所不容,逼迫陆游休妻。后陆游又依母亲之意,另娶王氏为妻,而唐琬也迫于父命改嫁老家的赵士程。(一说是陆游父母担心儿子过早陷入儿女之情,而影响其读书考取功名逼其与唐琬分离。)

数年后,陆游27岁时(一说31岁)在沈园(今浙江绍兴)春游偶遇唐琬夫妇,唐琬在征得她现在的丈夫同意之下,亲自送酒菜到陆游跟前,陆游与唐琬这次见面叙旧分手之后,难掩内心伤痛,便在沈园墙壁上题写了一首《钗头凤·红酥手》词: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一对恋人,两首宋词,千古情爱

唐琬看到后悲伤不已,也奉和写了一首《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两人此次邂逅不久,唐琬便忧郁成疾,不幸去世。陆游闻讯万分悲痛,后又多次专门赋诗回忆怀念此地此情。

此地此景成追忆

其实,史学家们根据各种史料(包括宋人所写的各种笔记),以及陆游自己所写的诗词文等考证,陆游和唐婉婚后没有生小孩,并非两人生理方面的原因,而是由于当时处于北宋刚被金覆亡不久,南宋又刚刚建立,百废待兴,百姓也处于漂泊流离不太安定的状态,两人既没有生育小孩的心情,也没有生育小孩的条件和环境,而陆游母亲不问青红皂白就让唐婉来背锅,是极不公平的。

唐婉与陆游被迫分手,和赵士程结婚后,育有一子一女。另据《陆游年谱》中记载,陆游与妻子王氏共育有七个孩子,分别是长子陆子虞、次子陆子龙、三子陆子修(子惔)、四子陆子坦、五子陆子约、六子陆子布和七子陆子聿(一说陆子遹),尤其是陆游在晚年写的那首在中国几乎家喻户晓的《示儿》一诗:

死去元知万事空,但悲不见九州同。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

这些都能有力证明无论是陆游还是唐婉,都是具有正常生育后代的身体状况的。

一对恋人,两首宋词,千古情爱

唐婉后来所嫁的丈夫赵士程在唐婉去世之后,也未再婚续房,这对于在当时男人可以三妻四妾的年代是相当不易的。(赵士程乃秦鲁国大长公主的侄孙,其家境在当时也相当不错)而且唐婉和陆游在沈园不期而遇后,当时就在现场的赵士程并未醋意大发,而是表现得相当大度,不仅同意了唐婉给陆游递送酒菜的请求,还允许他们两人见面叙旧。

常清君就有些纳闷,为什么当时陆游没有站在战略的高度,采取和唐婉生个小孩的方法,把生米煮成熟饭,以铁的事实来阻止他母亲棒打鸳鸯的干预。

先看陆游写的《钗头凤》一词:

上阙前三句“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唐琬用白里透红皮肤细嫩的双手举着杯子与自己把酒叙旧,此时正值春季,四周呈现出一副春色满园的美好场景。

上阙后面几句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画风在此突变,本来东风(即春风)的到来可给万物带来勃勃生机,但它却吹过了头,反而造成了不应有的破坏,致使恩爱夫妻被迫分离,所以不是“善”而是“恶”的。作者虽然不便明说,但读者依然从中看得出,这里所说的“东风”就包括陆游母亲在内。几年来两人的被迫分离带给他们的只是满怀愁怨。

作者在上阙末尾连用三个“错”字,来进一步表达自己的悲愤之情。

常清君理解作者在这里所说的“错”,既包含他的母亲当初横加干涉的错,也包含他自己当初不够坚定的错。

一对恋人,两首宋词,千古情爱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