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送长孙九侍御赴武威判官

  骢马新凿蹄,银鞍被来好。绣衣黄白郎,骑向交河道。
问君适万里,取别何草草。天子忧凉州,严程到须早。
去秋群胡反,不得无电扫。此行收遗甿,风俗方再造。
族父领元戎,名声国中老。夺我同官良,飘摇按城堡。
使我不能餐,令我恶怀抱。若人才思阔,溟涨浸绝岛。
尊前失诗流,塞上得国宝。皇天悲送远,云雨白浩浩。
东郊尚烽火,朝野色枯槁。西极柱亦倾,如何正穹昊。

   【鹤注】此是至德二载,公既为拾遗时作。故诗云:“夺我同官良。”凉州武威郡,唐属陇右,乃河西节度所治。
骢马新凿蹄①,银鞍被来好②。绣衣黄白郎③,骑向交河道④。问君适万里⑤,取别何草草⑥。
(首叙侍御赴武威。)
①《汉书》:桓典为御史,常乘骢马,语曰:“行行且止,避骢马御史。”《周礼》:颁马攻特。注:牡马蹄齧,不可乘用,故因夏乘马而攻凿其蹄。②祖孙登诗:“飞尘暗金勒,落泪洒银鞍。”③《汉书》:武帝遣直指使者,衣绣衣,杖斧,分部逐捕群盗。【朱注】或曰:黄白,即汉书银黄。颜师古注:银,银印也。黄,金印也。北齐乐曲:“怀黄绾白,鵷鹭成行。”④交河,注见二卷。⑤应玚诗:“远适万里道,归来未有由。”⑥《诗》:“劳人草草。”
天子忧凉州,严程到须早①。去秋群胡反,不得无电扫②。此行收遗旷③,风俗方再造④。
(此申奉命急赴之故。)
①宋之问诗:“严程无休隙。”②《后汉·皇甫嵩传》:“旬月之间,神兵电扫。”③收是平定安集之意。颜延之诗:“留滞感遗民。”④宋武帝诏:“弘济朕躬,再造王室。”
族父领元戎①,名声国中老②。夺我同官良③,飘飖按城堡④。使我不能餐⑤,令我恶怀抱③。
(此述同僚缱绻之情。夺我同官,盖杜鸿渐题为判官也。)
①父之从祖昆弟为族父。《唐书》:至德二载五月,以武部侍郎杜鸿渐为河西节度使。《诗》:“元戎十乘,以先启行。”谢朓《恩教》:“任总侯怕,受钺元戎。”洙曰:元戎,元帅也。②《荀子》:“彼贵我名声。”《记》:“有虞氏养国老于上库。”③《左传》:“同官为僚。”④《通鉴注》:武威郡治姑臧,旧城匈奴所筑,张氏据河西,又增筑四城厢,并旧城为五,又二城未知谁所筑。⑤蔡琰《悲愤诗》:“饥当食兮不能餐。”⑥孙楚诗:“惆怅盈怀抱。”
若人才思阔,溟涨浸绝岛①。樽前失诗流②,塞上得国宝③。皇天悲送远,云雨白浩浩④。
(此叙怜才借别之意。)
①沈约诗:“溟涨无端倪。”②杨修书:“古诗之流。”③《左传》:“亲仁善邻,国之宝也。”《北史·文苑传》:“江汉英灵,燕赵奇俊,并该天网之中,俱为大国之宝。”④鲍照诗:“暂交金石心,须臾云雨隔。”
东郊尚烽火①,朝野色枯槁②。西极柱亦倾③,如何正穹昊④。
(末伤边境未宁,望其力为匡救。此章前四段各六句,后段四句收。)
①《书》:“保釐东郊,烽火,见四卷。”②《楚辞》:“形枯槁而独留。”③《列子》“常怒流于西极。”又:“折天柱。”④傅昭诗:“皇猷属穹昊。”朱鹤龄曰:去秋群胡反,赵次公、黄希诸注,皆指吐蕃,非也。《唐书》:至德元载,吐蕃陷威戎等诸军,入屯石堡,此在右河鄯等州,而河西凉州未尝陷。《通鉴》:至德二载,河西兵马使盖庭伦,与武威九姓商胡安门物等,杀节度使周泌,聚众六万,武威大城之中,小城有七,赋据其五,二城坚守。度支判官崔称与中使刘日新,以二城兵攻之,旬有七日,平之。此云群胡反,正指其事。曰去秋者,讨平在正月,而发难则在去秋,是时武威虽复,而余乱尚有未戢者,故欲早到凉州,安黎甿而按城堡也。
-----------仇兆鳌 《杜诗详注》-----------

  

送长孙九侍御赴武威判官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