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王力师从“四大教授”的清华岁月

 首页   - 校园写意   - 清华史苑   - 内容

王力师从“四大教授”的清华岁月

《中华读书报》 2008年2月27日

王力师从“四大教授”的清华岁月

1947年,王力和陈寅恪在岭南大学陈家门前。

  1926年夏,北京清华国学研究院要在全国招收32名研究生。王力对国学研究有浓厚的兴趣,决定报名应考。只是清华国学研究院招生简章上规定报考必须具备三个条件:一、大学毕业生;二、曾在中学任教五年的教员;三、从名师研究有心得者。王力对照了这三个条件,前面两条均不符合。他只读了两年大学,尚未毕业;只当过小学教师,从未当过中学教师。只有第三条还有点活动的余地。但他想,他在国民大学读书时,章太炎任校长,若以从名师章太炎研究去报名,或许获准报考也未可知。他就以这条理由去报名,果然灵验了。

  报考关过了,考试关也很难过。清华国学研究院为了录取真才,这次入学考试的试题出得很艰深,也很奇特,被人称为“一次特别的入学考试”。全部试题是要回答“四个100”,即:100个古人名,要写出每个人所处的朝代和主要著述;100个古地名,要答出各是今天的什么地方;100部书名,要答出各部书的作者是谁;100句诗词,要答出各出自哪首诗词。要答好这些试题是很不容易的,报考的人必须读过许多古籍。王力学历虽然很浅,国学的根底却不浅。他读了那14箱书,在大学的两年又学了好些东西,脑子里装的是丰富的知识。他在试场上从容不迫地回答“四个100”中的问题,终于交出了一份好答卷。在众多考生的竞争中,王力成了胜利者,清华国学研究院录取了32名研究生,王力名列第26名。只三年工夫,一个只有高小学历的人考取了研究生,他感到十分荣幸。

  王力在清华国学研究院上的第一堂课,是听王国维讲《诗经》。王国维是国学大师,王力久仰其名。他在自学时就读过这位先生的不少著作,特别是《人间词话》别开蹊径,创诗词意境之说,最使王力倾倒,连书中的章节,王力都能随口背诵。他一到研究院,就渴望见到这位满腹经纶的老先生。在王力的想象中,能写出像《人间词话》那样才气横溢、词清句丽文章的王国维,必定是位仪表堂堂、风度翩翩的大学者。当王国维踏进教室为王力他们讲第一节课时,王力不禁大吃一惊。原来这位国学大师竟是个小老头。他头戴瓜皮帽,帽子下面拖着一条小辫子,身穿长棉袍,腰间还系着一条蓝带子。看他这身打扮,活脱脱像清朝时的乡村私塾教师。这样的打扮,王力儿时在农村是常见到的。王国维以“清朝遗老”自居,政治上保守,这是王力早就知道的,但却未曾料到,在推翻清王朝十多年后,他竟连清朝的服饰还保留着,可见封建意识对人的影响之深。王力并不赞成他的政见,但还是很敬佩他。这主要是因为他学问渊博,还有他那纯真的气质,比起一些表面趋时而思想保守的人来,他却显得天真可爱。王国维的这节《诗经》课,讲得很朴实,见解又很精辟新颖,为王力闻所未闻,他深感受益。他开始感到受名师教育的可贵。以后王力听了王国维主讲的其他几门课,都有同样的感受。论讲课,论学识,论见解,王国维都是第一流的。他讲课逻辑性强,凡经他做过精深研究的课题,都有谨严分析,有肯定的结论。但是,当他碰到某些问题时,又常以“这个我不懂”一句就带了过去,有时一节课下来,他竟说了几个“我不懂”的问题。起初王力感到不满足,他想,老师是传道解惑的,怎么常说“我不懂”呢?后来王力才慢慢体会到,这正是王国维治学严谨的表现。做学问的人,不懂就是不懂,万万不能不懂装懂。

  他决心按老师的要求,在治学方面刻苦钻研,勇于探索,锲而不舍,以期做到有所发现,有所创造,有所突破。1927年夏,正当王力快要毕业,准备毕业前集中向王国维请教一些问题时,突然传来先生失踪的消息。这消息一下子惊动了整个研究院。学生们和王国维的家属纷纷出动找寻,遍寻不着,王力心急如焚。及至找到颐和园昆明湖畔,王力看到老师的尸体湿淋淋的,用一张破席裹着,不禁痛哭失声。出于师生之间的深情,出于痛惜失去了一位大学问家,失去了一位良师,他真是在情绪上难以自禁。他带着极其悲痛的心情回到了研究院,洒泪写下了挽诗《哭静安师》。挽诗追述了他们之间深厚的师生情谊,高度评价了老师的学问和为师之道。

  挽诗最后是这样写的:

  似此良师何处求?山颓梁坏恨悠悠。

  一自童时哭王父,十年忍泪为公流!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