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甘心做个螺丝钉

  美国东岸一个闻名世界的交响乐团,征大提琴手一名。
 

  
 

  这是音乐界人人羡慕的工作,不但地位高、薪水高、能环游世界,而且是终身职,也可以说只要进去,就一辈子不愁了。
 

  
 

  一下子涌来五百位大提琴高手应征。经过一关又一关的淘汰,一个才二十三岁的男生被评审一致青睐。
 

  
 

  马上就要宣布他获选了,交响乐团的负责人为了慎重,又找出那年轻人的教授推荐函,并在看完之后交给评审们传阅。
 

  
 

  接着被宣布入选的,居然不是那年轻人,而是原先第二名的选手。
 

  
 

  原因是,那年轻人大学教授的推荐函里虽然对他的琴艺推崇备至,却在结尾时说:唯一可惜的是他常在练习时迟到,而且穿着邋遢。
 

  
 

  我说这个真实的故事给你听,是因为听说你为了在交响乐团里的席位不够好,打算退出。
 

  
 

  那个交响乐团是每年由各学校推荐的好手组成,再经过面试,来决定席位的。由于全团有一百六十多人,每个人只有三十秒,就用这半分钟的印象,由评审老师决定坐在前面还是后面。
 

  
 

  你是满怀信心去的,心想自己才经过草山夏令营的魔鬼训练,又是学校里的第一把交椅,一定能轻易脱颖而出。
 

  
 

  只是,令你大感意外,结果出来,你非但没能坐在最前面,而且被排到了中间。
 

  
 

  昨天晚上,你一进门就哭,说评审不公平,他们显然跟一些学生很熟,把那些人都排在前面。
 

  
 

  他们有种族歧视。你一边说一边哭,说比你差得多的白人同学都坐到了前面,害你丢足了脸,接着一跺脚,说你今天不去了。
 

  
 

  我当时没有多讲,只是淡淡地问,那么会不会有其他同学也觉得不公平呢?
 

  
 

  当然!你说:好多人都不满意自己的席位,除了坐到前面的几个人。
 

  
 

  孩子!这就对了!你要知道到那里去的都是学校里的佼佼者,大家都认为自己应该坐到最前面。得到第十名的,想自己应该坐到前五名,甚至得到第二名的,都认为第一名比他差,更不用说三十几名的人了。那里面一定也有许多从小被认为的天才,从来都拔尖的高手。如果全国除了坐在首席的几个人,每个都认为评审不公平,都像你一样生气,第二天不去了,这乐团不是只剩下几个人了吗?
 

  
 

  首先你要想想,你为什么去参加,你参加就表示要接受评选。如果评选的成绩不好,便退出,不是好像下棋时一输就翻棋盘的人吗?
 

  
 

  你可以一起初就不参加,既然参加了,就应该尊重那个团体,接受评选的结果,而且有始有终地把任务完成。
 

  
 

  孩子!什么叫成长,什么叫成熟?
 

  
 

  成长与成熟是一步步由父母身边走向外面广大的世界,是由家里的小公主、学校的小才女,走入社会,融合在当中,成为社会大机器中的一个螺丝钉或齿轮。
 

  
 

  想想,如果你赌气从乐团离开,你提着琴,一个人走出音乐厅,那厅里的交响乐团是不是仍在继续练习,当你听到背后传来的乐声时,那真正孤独的人是他们,还是你?
 

  
 

  今天早上,你出门时,我说:去不去,由你自己决定。如果决定不去,放学就回家。
 

  
 

  所以,下午三点,我一直听着门,听会不会传来你的脚步声。时间一分钟一分钟过去,门外都安安静静,我的心,则由紧张变为兴奋。
 

  
 

  孩子!恭喜你,你成功了!你战胜了狭隘的自己,有了宽阔的胸襟。

  

甘心做个螺丝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