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易星APP 经典故事让良心说话(2)

谁都知道,法院判决的依据是证据,现在借钱的证据在李麻子的手里攥着,而王老汉却拿不出自己已经还钱的证据,形势显然对王老汉十分不利。

 庭长对王老汉说:“被告,你如果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已经把钱还给了原告,法庭将判你败诉。”

 易星问:“败诉会怎么样?”

 庭长告诉他:“败诉,你就得还原告的钱。”

 王老汉脖子一挺:“我要是不还呢?”

 庭长严肃地说:“被告,请你注意,这是法庭。法庭一旦作出判决,就具有法律效力,你就要履行法律责任,否则就是抗法,我们将会强制执行。”

 王老汉一听,脸涨得红红的,他颤抖着手,从怀里掏出一个红布小包,剥去一层又一层,最后,从里面拿出一张巴掌大小、旧得发黄的草纸来。他激动地对庭长说:“法官同志,要这么说,我这张借据是不是也能找人还呢?”

易星APP

 庭长接过这张黄草纸一看,惊诧万分。他审过无数的案子,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证据!只见上面这样写着:

 借据

 今借到王德昌老板大洋两百块,年息捌厘,期限壹年。

 借款人:抗日联军第一路军第二师第三团团长赵大胜

 民国二十六年十二月十八日

 借据的右下方,还有一方方形的章印。

 庭长抬起头来,语调有些变了:“这是……”

 王老汉说:“这是当年这个叫赵大胜的团长留给我父亲的,王德昌就是我的父亲。法官同志,你说,我今天能拿着这张借据向政府要账吗?”

 庭长惊呆了,沉吟着,用职业法官的口吻对王老汉说:“只要这张借据是真的,政府一定会如数把这笔钱连本带利还给你!”

 “多少呢?”

 “可不少,有几十万吧。”

 一旁的李麻子禁不住惊叫了一声:“妈呀,这么多啊?”

 “可是,我不能要。”王老汉语气显得非常沉重,“法官同志,能允许让我把这事儿说一下吗?”

 庭长点点头:“请说吧!”

 易星于是就缓缓地向大家诉说起了这样一件往事……

 那是在王老汉父亲去世的时候,王老汉在整理父亲遗物时发现了这张借据,那一年是民国二十七年,也就是在赵团长写下这张借据的第二年。当时,抗联部队生活在深山密林里,条件非常艰苦,王老汉手里捏着借据,但压根儿没指望能把这钱收回来。

 那年冬天,雪特别大,天特别冷,他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天是腊月二十三,半夜时候,他被几下沉闷的敲门声惊醒,一开房门,一个几乎冻僵了的人扑进门来,倒在他的怀里,那人气息已经很微弱了,问他:“你……你是王德昌老……老板吗?”声音很轻,但咬字很清楚。

 王老汉回答说:“家父已经去世,我是他的儿子。”来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硬撑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布袋,交给王老汉,说:“路上遇到敌人,耽误时间了,这……这是赵团长让我送……送来还……”话没说完,他就昏死过去,再也没有醒来。

 王老汉懂一点医道,他发现那人身上并没有伤口,就怀疑是饿的。后来,在来人的衣服口袋里,王老汉看到了几块硬得简直无法啃咽的树皮,而打开那个布袋,里面却装着216块大洋,那正是借据上的数,连本带利,一分不少。王老汉顿时眼泪“哗哗”地流:这个抗联战士啊,他只要从口袋里拿一块大洋,就可以换来吃的,他就不会饿死!

 这么多年过去了,如今在法庭上,一说到这个故事,王老汉还是止不住地落泪,他哽咽着说:“这张借据上的钱我早已拿到了,我留着这张借据,不是为了以后什么时候再拿它向谁讨要,而是为了纪念那个不知姓名的抗联战士。人,要有良心,要讲信用,要不,还叫什么人呢?”

 法庭上,所有的人都被王老汉的故事感动了。

 好久好久,庭长言归正传:“原告,被告,你们是否同意庭外调解?”

 没等易星说话,李麻子抢着开了口:“老爷子,我撤诉还不行吗?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