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呼唤诚信

晚上从22日的《扬子晚报》上获悉,第十一届全运会田径比赛的第一天,在男子3000米障碍比赛中,出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夺冠热门江苏选手林向前在比赛中屡屡遭到山东交流到新疆的一名运动员的干扰,阻挡、肘击、绊腿等招数都用上了。最终,林向前屈居第二,而山东选手孙文利在队友的协助下如愿夺得金牌。在随后举行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双方又打起了嘴仗,怒火中烧的林向前公然炮轰山东队夺冠手段违反规则,猛烈抨击“东道主”是弄虚作假的“专业户”,而山东选手孙文利则宣称自己是凭实力取胜,体育比赛中身体摩擦在所难免,并反唇相讥林向前道德素养不够高尚。接着两地媒体又快速陷入了一场声势浩大针锋相对的“混战”。

  其实体育比赛中的此类怪事经常发生,但本届全运会尤其的多,主要原因在于各省市政府和社会各界对全运会重物质奖励,轻精神赏识。据了解,全运会的奖金仅次于奥运会,各省市区还把全运会的比赛成绩纳入了政府官员的政绩考核。于是围绕着“权”和“利”不断地上演一幕幕令人恶心的丑剧和闹剧也就在所难免了,这也难怪有人讽刺全运会为《权运会》和《钱运会》。

  一场高水平的竞技比赛本应值得期待,但最终结果却给我酸酸的感觉,禁不住想起了小时候毛主席对我们的谆谆教导:“友谊第一,比赛第二。”我一直觉得奥林匹克运动会除了追求“更高、更快、更强”,还要增加“更久”,谁不渴望享受《友谊地久天长》的优美旋律?!

  不过说到底,友谊是诚信的附产品,在经济全球化,市场一体化的今天,体育竞赛不再纯洁,早已物化,甚至于异化。其实一场体育比赛充其量不过是整个社会市场经济大潮中的沧海一粟。不过小现象照样能折射社会大问题,它向我们清晰地表明这样一个不争的事实,“权”“利”犹如田间的杂草正在肆无忌惮地疯长,它张牙舞爪地扑向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从而严重侵占挤压诚信友谊的生长空间。目前,人们的心灵普遍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大面积沙化、荒化、硬化、退化过程,其危害远比现在的沙尘暴严重。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在《萧条经济学的回归》一书中早就预言,现行的世界经济体制中,最大的风险就是道德风险。市场失灵,社会失衡,人心失态,破坏最大的还是诚信!

  一个缺乏诚信的社会绝对会让所有的人缺乏安全感:阴谋诡计花样百出,冷枪暗箭防不胜防,恐怖袭击层出不穷,奇闻怪事目不暇接。父亲因痴迷赌博负债累累,逼读初三的儿子一起去抢劫,结果锒铛入狱;姐姐把4瓶进价20元的口服液以每瓶100元的高价给妹妹温柔一刀,一个星期的时间让亲妹妹充分感受到了天堂快乐与地狱痛苦的巨大差异,320元帮助妹妹看到了姐姐骨子里的假仁慈;18岁的孙子花言巧语轻而易举地骗取了爷爷省吃俭用的2000元钱,到网吧通宵达旦地打游戏……

  无数的历史事实反复证明:施害者从害人开始,以害己收场,最终必然是自食其果,自受其害。

因此我们千万要谨记:善恶有报。可遗憾的是,很多时候我们都把这句话抛到了九霄云外!尽管如此,我还要在此大声呼唤诚信的回归。

                                   字数 1216         2012-6-12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