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生命的四季

站在时光延伸的彼岸,侧目而视来时的路,岁月的河,涛声依旧,唯有自己的心语,如潺潺的溪水,婉转而悠扬,伴随我度过无数无眠的不尽之夜,在这有风有情的日子里,我想用清纯的文字煮一壶墨香,坐在窗前的月光下,滋润生命的歌喉,为绚丽的生命放声高歌

漫长的人生之旅,是由色彩交织而成的,有希望的缘、热情的红、沉静的蓝、善良的白,犹如一年之四季,呈现出生命进行中不平凡的历程。

童年,是一幅画,画里有我五彩的生活,童年是一首歌,歌里有我幸福和快乐,童年是一个梦,梦里有我的想像和憧憬。是啊,童年是彩虹,它流动着赤橙黄绿表蓝紫

童年的故事里,有小船,也有迷藏,有蜻蜓,还有鸣蝉……

记忆深处有暮鼓晨钟,有一望无际的原野,有老牛和老农,最爱在一抹晚霞数点归燕的日落时分,站在田埂上看牧童横着牛背,听短笛信口吹出的牧歌;多少回我被陶醉在这脉脉余晖与悠悠音响交织着的梦境里。

农家四月,大人们“才了蚕桑忙插秧”,我学着大人的样子“也傍桑阴学种瓜”;那天真的模样,常让大人们忍俊不住,瓜自然没种成,但从那时起,我似乎明白了人们常说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含义。

最难忘的还是夏夜躺在妈妈怀抱里数星量。“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遥望满天星斗,童年的夜晚像是一首首品味不尽的诗。天上有数不清的星星,妈妈也有讲不完的故事:“初唐四杰”的骆宾王六岁时就能作诗“鹅鹅鹅,曲颈向天歌”,成为千古佳话;三国时的曹植小小年纪就写下了《白马篇》,文中“幽井游侠儿,连翩西北驰”的英俊少年跃然纸上,在我幼小的心田里,那夜晚,那时光,真是好甜好甜。今天再次回眸童年时光,如同梦境一般,永远珍藏在美好的记忆里。

十几年的春秋,已在我的笑声和泪水中一晃而过,我也在不断的跌倒和爬起中逐渐成长;我体会过生命中的聚与散,见识了人世间的悲与喜,欢声笑语是我得意的诠释,泪眼婆娑是我失意时的见证,它们又是我注入青春时代的一串风铃。

“白日放歌须纵洒,青春作伴好还乡。”十七岁的我走出校门,怀揣梦想要去农村干一番事业,哪怕每次失败也都不悔,因为我拥有青春的力量;我坚信:即使是一颗流星,也有报答天空瞬间的闪烁,即使不能留下传奇,也要走下浅浅的足迹,寻找洒脱,寻找新生的自我。

当我回想起家乡那夏天打谷场上抢收麦谷的场景至今仍历历在目­­­——

清晨,打谷场里,一堆堆麦垛仿佛刚从睡梦中醒来,沐浴着嫩红发亮的晨光,等待着农家人给它梳妆,这时大爷大妈们先把麦垛一捆一捆地在场地上铺开,像个椭圆的长烧饼达20米,厚度约半尺,软绵绵的仿佛巨大的被胎;然后把老牛赶上了场,拉石磙的牛索一圈圈的碾上了,在石磙的碾压下,麦粒从麦穗里像一颗颗黄灿灿的珍珠蹦跶而出,纷纷落在地上,弥散出一丝清醇淡爽的麦香;更为动人的打谷场景是人工“打连枷”,一般分为两组,十人一组,面对面打,密密匝匝,你进我退,此起彼落,边打边移动着在场上转起来,只看见圆圆的麦场上,连枷扬上天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又齐刷刷地落在麦子上发出嘹亮的爆响;此刻只见领头的鼓起了嘴唇,喊起了号子:“太阳出来了,喜洋洋哟唷……”这激越澎湃的号子声似乎倾诉着劳动的喜悦,驱逐着疲倦与寂寞,传播着难言的深情,穿越时空,在我耳边久久回荡。

“山明水净夜来霜,数树深红出浅黄”。岁月的舟楫承载着华年的我,历经几多风雨与坎坷,驶向遥远的彼岸;驻足在时间的路口,心扉怀揣昨日美丽的不舍。摹然,发现自己不经意间在岁月流逝中已青春不在。

我有幸作为一名老师,每天早晨乘着旭日的翅膀,踏着晶莹的露珠,满怀栽培绿叶的追求,打开蓓蕾的渴望,同时我们又是“诗人”,每个学生则是我们一首精致的小诗,我们要把幼稚酿成成熟,把胆怯炼成勇敢,把愚昧与无知铸成文明与智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