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旅游的意义与文人笔下有黄金 文/水云天

旅游的意义与文人笔下有黄金

/水云天(香港朱鏻灿

旅游的意义可以很重大,甚至是伟大,但这个也并非是必然的,意义大不大还得看当事人的心态。太史公和徐霞客为着著书立说而遍游名山大川,他们的旅游当然有着重大的意义;达尔文为探索科学真理而飘洋过海;马可波罗为了解陌生的东方民族而万里闯荡,他们的旅游也是意义重大的。然而咱们一般人的旅游,便多半谈不上有甚么重大的意义了。

一般人的旅游有意义吗?曾有人直率指出:“说观光旅游可以促进文化交流,增进民族之间的了解,只是一种将旅行意义夸大化神话化的说法……现代人出门做观光客,行色匆匆,日子短短,就至多只能做到增广见闻。而就是见闻,也只是眼所见,耳所闻的事物;而眼见和耳闻的东西,很多时又都是很主观,很片面的。”

的确,一般人的旅游并未能做到促进文化交流或增进民族了解,不过,大多数人的内心其实也没有抱着这么伟大的目标。部分人或许真的期望能增广见闻,部分人却是连这个期望也没有,他们只单纯地为了让身心暂时获得完全放松,好待充电後重回现实生活拼搏,这类人旅行时便只着眼於一个‘玩’字,才不管你意义不意义哩。

那么是否旅游便非得怀有高尚目的,非得讲求有所作为才算有意义呢?笔者倒觉得大可不必,所谓同桌吃饭各自修行,旅行也应如是:出得门來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你有你的高尚目的,我有我的小道心态;只要都能各取所需,各得其乐就行了。因此无论抱哪种心态去旅游,都没有不对之处,都不失为对自己有意义。

然而,旅游虽不必刻意唱高调,但怎么样去游才能从中获得最多得益,这个还是得讲求一点方法的。其中一项基本方法,便是出游前必须对行将游访的地方作一番事前的了解工夫,这一步很重要,此行有否收获,收获属大属小,就全看这工夫了。这番道理古籍中早有论及,如东晋葛洪著的《抱朴子》,书中有一章《登涉》专门介绍游山的注意事项,其中很重要的一条正是《游山先问》,内容大致谓出游前宜先作一番探问调查。

这个未游先问的工夫,如果再深究下去的话,还得要做到软硬兼施才臻完美,可惜一般人就是做得不够,大多只着重吸收硬料即所谓攻略,而忽略了软料。

什么是“软料”?简单说便是历代文人留下的出色诗文。可别小看这些“书生之言”,书生造反可能三年不成,但他们的艺术结晶品却每每能道出一地的精妙处,常常能“一语中的”点出一地的风光特点,实在是我们游赏时绝好的借鉴,诚可谓文人笔下有黄金也。

比如前人有诗描写福建武夷山:“溪曲三三水,山环六六峰”,我们读了便明白该地的风光特点全在於那“曲水”和“峰丛”;又如唐代诗人王维描写塞外的五言名句:“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寥寥两句便活灵活现点出了塞外风光是如何的奇异不凡,远胜千言万语。似这样细腻深刻的艺术触觉,可不是每个人都具备的,文学家正好填补了我们这方面的短处。

美国的梭罗在他的名著《凡尔登湖畔》这么说:“一片田园之中,诗人欣赏了最宝贵的一部分,之后就扬长而去,然而那农夫还以为他只拿走了几枚野苹果哩。”几句话正好是这番道理的最佳写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