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品读四君子

                林继宗


    关于四君子(蔡元培、梅贻琦、胡适、傅斯年)的事迹,常常令我深受感动,一生难忘。


                       蔡 元 培

     蔡元培是一位被称为“学界泰斗、人世楷模”的大师巨匠式人物。

    辛亥革命后,蔡元培曾任国府委员、司法部长、教育总长、大学院院长、中研院院长、北京大学校长、北京图书馆馆长等多重职务,可谓“位高权重”啊!可是,如此杰出的一位人物,竟然也会贫困交加到何种程度,又有谁能想象得出呢?

   蔡元培晚年旅居香港,生活极端拮据,生病后无钱请大夫,常常无奈煎熬,苦苦支撑。尽管如此,他仍不忘热心周济亲友,甚至于素不相识的他人。

    1940年3月3日晨,起床后的蔡元培刚走到浴室,忽然口吐鲜血,猛然跌倒在地,随之昏厥过去。两天后,蔡元培医治无效,溘然长逝。

    蔡元培身后,屋无一间,土无一寸,并且欠下医院千余元医药费,就连入殓时的衣衾棺木,都是商务印书馆的王云五先生代筹,其清贫、其品格令人感佩,使人落泪。

                    

 梅 贻 琦

梅贻琦是一位被清华人誉为“终身校长”的谦谦君子。1955年11月,梅贻琦从美国回到台湾考察创办清华原子科学研究所及台湾清华大学。由于他掌握着数额巨大的清华基金,所以台湾的各县长、市长纷纷主动接近他,企图趁机捞一把油水,或者多少沾一些好处。

    可是,他们哪里知道,此时的梅贻琦却因为经济拮据,不得不将已经62岁的太太韩咏华留在纽约依靠打工独自生活,自己只身一人赴台。当有人告诉梅贻琦“师母在那边生活太苦。必须设法给师母汇钱,或接她来台湾”时,梅贻琦说自己在台薪金微薄,无法汇钱照料,也没有能力接她来台湾一起生活。

    1962年5月19日,梅贻琦病逝于台大医院,享年73岁,凄凉复凄美。

梅贻琦生前时常随身携带一个手提皮包,住院后一直放在床下一个较为隐秘的地方。两星期后,在相关方面人士监督下,秘书将皮包启封。当皮包打开时,所有人都口瞪目呆——原来,里面装的是清华基金账目,一笔笔清清楚楚地列着。睹物思人,在场者无不凄然落泪。

                      胡 适


胡适是一位在中国现代史上开多个领域风气之先的箭垛式人物。

    胡适说:“金钱不是生活的主要支撑物,有了良好的品格,高深的学识,便是很富有的人了。”这话可看作是他一生对物质金钱的基本态度。当然或许有例外。

    胡适在任驻美大使期间,居然要靠借债过日子。当时他经济压力很大,不得不从各方面节省开支,连给妻子买东西,也尽量托人捎带,以节约邮资。

    大使有一笔特支费,是不需要报销的,但胡适没有动过一分,全部上缴国库。大使卸任后,胡适旅居美国,为生计所迫,他时常要拿着两个纸袋,亲自上街去买菜。

    1962年2月24日,胡适参加台湾“中央研究院第五次院士会议”时,因心脏病猝发倒地去世。胡适死后,秘书王志维清点遗物时,发现除了书籍、文稿、信件外,胡适生前留下的钱财,只有135美元……


                    傅 斯 年

    傅斯年曾经是一位被称为“老虎”、“大炮”的强势人物。

    他向来以霸气著称,但他也有英雄气短的时候。1950年12月20日,傅斯年因脑溢血病逝。逝世前几天,在一个寒冷的冬夜,傅斯年为董作宾先生刊行的《大陆杂志》赶写文章。他赶写文章的原因之一是想急于拿到稿费,做一条棉裤。

   他曾经对妻子俞大彩说:“你嫁给我这个穷书生,十余年来,没有过几天舒服的日子,而我死后,竟无半文钱留给你们母子,我对不起你们……你不对我哭穷,我也深知你的困苦,稿费到手后,你快去买几尺粗布,一捆棉花,为我缝一条棉裤。我的腿怕冷,西装裤太薄,不足以御寒。”

   几天后,董作宾先生把稿费送到傅家。俞大彩双手捧着装钱的信封,悲恸欲绝,泣不成声。此时的傅斯年已命归黄泉,再不需要棉裤了……

   当我读到傅斯年校长人生这最后一段情景时,眼泪不禁夺眶而出。年轻时读书,书上告诉我「士道」之说,但是,后来就一直难觅其踪影了。中国,我们泱泱大国的「士道」啊,您于今究竟所在何方?难道竟然真的「典型在夙昔」吗?不,不,我本能地抗拒着,我实在不愿意相信「典型在夙昔」啊……

我至今依然在执着地追寻真实生活中的「士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