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小镇故事

       故乡小镇,近些年来,儿子娶媳妇越来越困难,所以找对象的标准一降再降。

  计划经济时代,镇上的小伙子不好讨媳妇,但没有不成家的;改革开放后,家家户户的儿子不愁娶媳妇,到处的姑娘都想嫁到镇上来;市场经济以来,镇上的小伙子到了30-40岁未成家的越来越多,媳妇难找。

  小镇上住着小姝,她的儿子过了而立之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对象。起初东挑西选,儿子没有相中一个,小姝也没有中意的。后来不得不放宽要求,一切都由儿子说了算,但有一点必须达到她的要求,那就是女方不能是过婚,凡是离婚的免谈。

  这也有一定的道理,过婚总有这样那样的牵绊。

  住着五层的平房,门面和房子出租,每年柑橘的收入也不少,放出话来后,几个热心的媒婆紧紧围绕“免谈”忙活了好一阵子,由于要求放低了,很快就促成了一段姻缘。

  儿子是司机,在矿山拉矿,有较为稳定的收入,媳妇是个外乡人,下学后便在外地打工,个子不高,有些胖,喜欢化妆,打扮后还算有点儿姿色。爱享受,不大爱做家务事。新接的媳妇半年的客,起初什么事都不做,小姝母子都能接受,可是半年后,没有身孕,依旧白天睡觉,晚上聊天打牌,像个猫头鹰,小姝觉得不正常。显然,她过惯了城市的夜生活,与她过去打工干什么一定有关。

  于是,小姝悄悄打听到一些情况,觉得事情有些不妙,也有损门风。儿子听了,对母亲说:“结婚那天,我就发现她有毛病,好在现在没有孩子,离婚!”

  “既然做了小姐,就别来害我们!媒婆也可恶!”小姝脸就气白了。

  既当表子又立牌坊,笑贫不笑娼,虽然如此,但真正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又有多少人能够承受呢?

  小姝请女方的父母以及媒人商量离婚的事,当时的场面至今令人难忘。

  媳妇不离,小姝说:“请你回答我的一个问题,说清楚了可以不离。你在外地打工,干什么?”

  女方老人提出要一层房子,男方言辞拒绝。房子是婚前财产,女方又没有生个一男半女,没有任何理由。

  媒婆说:“千不该万不该,我不该做这个媒。多少给几万块钱,好聚好散。”

  小姝说:“好一个好聚好散!请你回答我一个问题后,再说。这个问题是:你当时说女的没结婚,是不是?”没结婚比结过婚的还糟糕,媒婆只好保持沉默。

  几个问题,一切都一清二楚。

  结果可想而知。

  这是一个特别令人不齿的故事。其实在我生活的小镇,许多离婚和家庭不幸都与“守贞”有关。

  贞操影响人的一生。

  不知何时起,社会上流行“只在乎曾经拥有,不在乎天长地久”、“那一夜”、“爱他就给他”、“这样青春才完整”、“这样大学生活才完整”、“这样人生才完整”等论调,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社会文明,严重影响了社会稳定、家庭和谐。

  贞操非常重要,它不仅仅是一个名号,而是女人和男人都应该持有的荣誉。女人要牢记贞操的重要性,男人也是一样。男人不应该拈花惹草,而应该对自己的妻子忠诚,爱护自己的孩子。女人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要爱惜自己的贞操。

  婚前洁身自好,婚后守贞,才能真正从源头上减少离婚悲剧。

  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同样也没有十全十美的婚姻。但我们始终坚信,谁都希望自己的子女未来的家庭幸福,出轨或者被出轨,都是不希望看到的。

  有贞操的人才守得住家,才能真正幸福一生。

  成家难,不守贞的男女更难成家立业,这便是我的故乡小镇。

  我们这个民族的伦理精华,在任何时候都得传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