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清明往事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随着思想解放及民族传统文化的恢复,我们有了寻根访祖,祭奠祖宗的自由。

        父亲对祖先故事般的述说和周作人的那篇散文对我影响颇深,我在茫然自失暧昧模糊的通性里寻找出路。终于跟着他踏上了祭祖扫墓的道路。   

       过雁门关,由山上的黄土长城想到抗日军民血战守土,埋骨青山,英名与山河同在。考缘上去,我的那位祖先因迟发援兵而致老令公被困战死,可歌可泣,遗恨绵绵。到阳坊口,又看到了长城。我惊奇而发问,父亲从沉思中醒来,答非所问的讲起了他们学生救亡支援前线,绕长城翻山运送伤员的往事。

         边说边下了搭乘的拉煤车,领我攀上长城。在一个豁口处停下,缅怀那些牺牲的战士。烈士们的尸体就埋在这里。他默默地站立良久,眼中闪现泪花。我望着父亲突发思古之幽情。

         大青山抗日游击队就是从五寨集结出发,从这条路北上抗日。长城内外,大河上下,多少英雄豪杰为了民族的解放而殉道捐躯,其忠魂不散,永驻大地长空。

   来到他的第一故乡——五寨县三岔镇西北的黄土梁上。座南朝北的墓地里,被荒草掩蔽着几个土堆。

        父亲从上而下一一介绍辈分称谓;......曾祖父、祖父......,这便是上三代的坟地。虽然是第一次看见,却不能在我的心中引起多大情感。还不如先前听到的那些人与事动心。

         我不是忘记祖宗,而是还未连接起我祭奠缅怀的那份情缘和一种向往的精神;也就是说,还未构建起以“已身”为出发点的亲近关系。因此,对祖先还未产生自觉敬仰与本能折服相混合的归属感。在和一些亲属两天的接触中,才拉近了一点彼此的距离。

      祭祖是人们的意识趋向,内心追求和精神寄托的反映,表现了人对家族关系的崇尚,其实质是越过逝者指向现世中的人,其精神是顺从和孝敬,是和睦亲好,是家族的前途和荣耀。是从维系家族、氏族甚至民族利益出发的。

        追念祖先亡灵,本质上是为调动家族、氏族乃至民族间所有成员彼此和睦团结的情感和道德。这是其文化内涵与深远意义,而不在于路途与形式。

        返回以后,我谈了自己的想法,父亲在沉思默想中时而微微点头。后来,他改变了“大化”后回祖坟的想法,决定在他从事了半辈子教育事业的大青山深处选一块墓地,不占耕地,不毁树木。也是我陪伴他走遍山谷坡梁找到的。是他出口外后,兴教办学,艰苦创业的印迹,是将祖宗血脉精神文化贯通凝聚于他而又方便子孙传承的选择寄托。“行迹凭化往,灵府常独闲”。如今,他与母亲静静地安息在那里,是我们清明必去祭祀怀念的地方。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