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读书与养老

         多年来形成的读书习惯,已成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从时光中唤起过去的自己,凭借书籍去幻想美好时光,让心头愉悦,在夕阳西下之时喜见余辉 光芒的上升。从而面对老态也不怨天尤人。如陶渊明所说:“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应尽便须尽,何必独多虑。”读书的这种“共振”法则,能够在老年释放健康和力量,进而掌控情绪,老而开释,老而安详。

                           一

        清人张潮在《幽梦影》中说“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而少年是“隙中窥月”、中年是“庭中望月”。诚哉斯言。           读书,让我们发现了人生中多少空耗的时光和生命中不必要的东西。我们更能通脱、扼要地把握经典的要义。过去的喜好、未能实现的愿景,再度回荡在开始老朽的心中。西赛罗、叔本华、罗素、陶渊明等养老的论述重新闪现光彩。《闲情偶记》《陶庵梦忆》、《菜根谭》等闲适把玩,明心见性。极富文学韵味的《浮生六记·养生记逍》,通畅对仗,叠韵顺口,隽美语言表达的保健常识,使心灵如沐春风。

        读书,让我们以真理取代年轻时的乐观,看到苦甜掺和  的生命真相,同时又充满感激的光和热以及高昂的生命力战胜衰老疾病的意志。在老去时收获甜美的果实。

                        二

        喜欢读书,自然也要买书。年轻时生活拮据,对好书只能望而生叹。横下心买上一本,也必须在其它方面狠心节省。现在只要喜欢就可出手购得。两周转一次新华书店、席殊书屋、草原书店、文渊阁和文百汇等,找不到我需要的,让孩子们在网上搜购。赫尔曼·黑塞的《堤契诺之歌》、《书籍的世界》,英美自然文学几大家的散文,《历代小品山水》等都从网上购得。当快递员将打包精细严实的书籍送上门时,欣喜若狂,看到装帧精美的封面,犹如一个未曾谋面的知已突然来访,眼睛一亮,心扉洞开,比服下一剂药也痛快见效。

        其次,我每周逛一趟旧书摊,如淘宝收藏奇石字画等爱好者一样。包头的旧书摊不多,从东河红星到昆区北沙梁,一天跑十几家下来,既锻炼身体,又可淘得几本过去心向往之的旧书。真正的好书是不论新旧的,外表的破损丝毫掩饰不了内容的价值与永恒意义。《自然美景随笔》、《闲书四种》、《胡适文存》等就是在旧书摊买的,真是喜出望外如获珍宝,胜过解忧的杜康,悦目爽心。

                            三

       我读固我在,我读固我乐,能读是福气,爱读是幸事,善读可重生。到老能找到一位与自己性情相近的先贤作家,真是人生大快,让生命逆转新生。在物欲满足,金钱刺眼的灯红酒绿中,真正的幸福只能向内心求索。交往的圈子越来越小,世上知音难觅,偶然看到一些好书,话语入眼,良言入耳,与自己心心相印,如诉如慕、如雨如露,揭开你一辈子的心曲,挖出你平生潜伏的隐忧,唤醒你生命中早已消亡的意识,使你经历过的那些熟视无睹的东西出神入化再度光临,那种心旷神怡的鲜活亮丽又出现在你的心灵,消除多少年的忧闷迷茫!只觉得新潮涌动,力道灌注、灵感拨动、仿佛有了洞察与练达重返青春岁月。

         最近我读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黑塞的文集,获得极大的慰籍与升华。我几乎全盘地接受着他的生活与见解,安静而惊喜地活在他描绘的世界里,照亮了我过去所有暗淡无光的日子,一切虚伪烦赘的东西象肥皂泡般飘散破碎。过去虚度的光阴,突然开花结果一处处香气四溢、晶莹剔透。我的身心也康复年轻、活力蓬勃、生机盎然,同时,那些古今中外的不朽思想、优美篇章也统统在洗涮汰选中一齐向主题涌来。

                              四

        刘向说“书犹药也”,曾国籍甚至说读书能“改变骨相”一点也不过分。老而不读书,如久荒不耕之田,草木不长,贪脊衰竭,自然会被世人讥讽为“老朽”“ 没调”,更别说让人赔上一生健康的不良嗜好了。近年来订阅一份《包头老年》,走进社区服务站,参加老年文艺重阳春节晚会,让很多老年人发现了一个“更好”的自己。再加上我的乡居旅游,如王阳明“心学”的“知行合一”进而“致良知”。再读书让自己变得“更好”,让生命伸展延长,让灵魂重返青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