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官迷心窍开

   县长赴宴,当他从轿车上下来的时候,老板已经恭候在了那里。“老弟,让您久等了”,“应该,应该”,县长和这位老板是近半年才认识的老朋友了。

   下个月县上换届。

   县长下午从市上返回时绕道去了一趟白云观,一回到县上就和这位老板通了十多分钟的电话,完了不停地抽烟看表,等下班的铃声响过了一阵子,他便离开了办公室。

   这是一家不大的酒楼,在门迎小姐的引领下他们上了6楼,顺着走廊前行至8号包间处县长停了下来,老板急忙上前,“里面有套间”,可是说话间县长已经推门进去了。

   “你说,还有啥妙招?”刚一坐定县长就问老板。

   “您是一把手,脚跺地动,说了算的人。”老板答非所问。

   “我只是个代理县长,唉,一年多喽!”

   菜已经上齐,服务员忙着斟酒,只见一个手势,服务员出去了,老板嘴角的话出来了,“来,吃菜,喝酒,今晚…”。夜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有人扒在老板的耳门子上嘀咕了几句,老板似恍然大悟,凑着县长说:“您看我这猪脑子,给您……备了……一个……处子”。

   “厨子?”

   “处子。”

   “红红火火嘛!”

   县长进了18号房间,一位如花似玉的小姐把他恭迎到了沙发上,“你是处女吗”,县长急切切地问,小姐眉梢一挑心想,回答是处女吧,已经见过了那东西,回答不是处女吧,下面又该咋办,于是脑瓜子一转反问道:“您是处级吧” ?

   “我是副处。”

   “我也是副处。”

   “嘿嘿”,“嘻嘻”,“咱们副处升正处” 。

   ……

   县上的换届结束了。其结果是:书记、县长他一肩挑。这个结局叫他万万没有料到,真有些受宠若惊。可是又一想,自己这么多年来为县上所做的贡献、群众的口碑和上级领导的好评,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着步,回想起自大学毕业分配到这个县后所做的那一件件事:培育奶山羊获得成功,富裕山区;引进苹果良种喜获丰收,致富一方;兴修清沙河水库,使全县原区80%变成了水浇地;彻底解决了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兴办水泥厂、豆奶粉厂……

   他为那一次冒然地造访了市委组织部长而遭拒又一次感到了尴尬,为那一夜云里雾里的“副处级”接触深感懊悔,如今的他想不清楚自己怎么会是如此下作,就觉得心口有些气堵,便抬头向窗外望去,这是他这些年来养成的习惯。

   他想到了牛头庄小学危房教室里那几十双企盼而明澈的眼睛,想起了他这个庄稼娃的十年寒窗,情不自禁地摊开了县地图,急切切地寻找到了牛头庄的位置,并把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了那里……

  (股干 08年12月 于宝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