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露宿地府门

  不久前,胞兄五哥因病医治无效离开了人世,我失去了一位好兄长,为此,我很悲痛。过后几天,他在世时的音容笑貌常常在我眼前浮现。然而,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三十六年前的一天夜里,露宿巍山县城西西河桥(古称阴阳桥,传说是阴曹地府大门前)的场景。


  1980年10月的一天中午,黑惠江东岸的落龙村,江风徐徐,金黄的玉米地,飘香的水稻,即将盼来丰收的年景。我们全家在家里吃过午饭,正准备出发到山地边开挖生地。突然,村子里教学的民办教师王老师,汗流浃背急匆匆手里捏着一封信从大门外奔了进来,口里喊


  着“考上了,考上了”。然后走到我面前,将金黄色的牛皮信封激动地递了给我,让我马上拆开信封,看看是不是录取通知书。我接过信封,仔细查看信封上的落款,信封上写着:请交巍山县五印公社蒙新大队落龙生产队左某某收,大理师范学校寄。我即刻轻轻地用剪刀


  剪开信封,然后取出信封里厚厚的一叠纸,展开纸看见醒目的“录取通知书”五个大字,我即刻心潮澎湃,激动万分,我差点流出激动的泪水。然后,连连说了几声谢谢王老师。即刻全家人都为我欢呼,为我自豪。的确,解放以来,我是全村第一个高中生,又是第一个


  中专生。然而,一阵高兴后,细致阅读通知书,学校报到时间早已过去一个月,通知载明,如果报到时间超过一个星期被视为自动放弃处理。那超过一个月,是不是我就不能读了,我顿时着急了起来。最后,王老师说,我也是中午课间休息时,到一个学生家里找烟纸,


  在学生家的火炕上拿到的,我一看见你的名字,心想一定是你的通知书,我就急忙送过给你来了。没事,这种事我听说过好些了,你到公社文教组要个证明,然后到县文教局开个介绍信,说明迟到的原因。听到这时,我的心才落了下来。


  全家人讨论决定,时间紧急,当天就动身去注册报到,全家弟兄姐妹东拼西凑,共凑得几十块钱,让五哥送我到县城,然后我独自一人乘坐客车前往州城下关报到。


  中午两点左右,五哥和我背着行李出发了。


  时序秋天,天气炎热,但我不觉得热。我们村四周都是山,我家住在山脚下,出门总要爬大山,反正也习惯了,经过一个小时,终于从山脚爬到了山头。在山头上绕去绕来,盘旋了近四个小时,来到公社文教组驻地,在文教组开了证明。下午七点,在集市上随便吃了一


  点饭,我们要开始出发了。冒着夕阳,沿着崎岖公路,走了十几公里,来到名叫猪食河的地方,然后开始爬山,经过几小时,来到山顶,看到灯火辉煌的巍山坝子,接下来是下坡,三小时后,来到离巍山县城两公里的城西西河桥。此时,刚好鸡叫头遍,约莫凌晨三点。


  五哥说:兄弟,你累不累。我说:不累。其实,不累那是假的,走了近一百五六十华里山路,又不是神仙。身子像散了架似的,坐下去就不想起来。五哥说:现在进不了城了,所有旅店都关门了。我们就在桥上过一夜吧。


  天上挂着一轮圆月,估计是月中,月亮特别得明亮。我们把行李放在桥的护栏上,我们弟兄俩靠在行李上,天上的星星对着我们眨眼睛,五哥向我讲述西河桥的故事。


  西河桥,又叫永春桥,又名阴阳桥。位于县城西门外2公里,横跨西河(古代称阳瓜江,后来因位置在巍山城西,改名为西河。红河源源头。),始建为木桥,年代无考。明万历十三年,有进士张烈文改建为石拱桥,后被水冲毁,清道光十三年重建。为砖石半圆翻拱三孔


  石桥,桥长34.7米,是县城通往西部四乡及昌宁、凤庆县的主通道。传说,这里是进入阴曹地府的大门口,旁边有一座三官寺。


  每年农历七月十五日,在这座桥上赶会,当地老百姓将头几天烧给祖先的钱纸火灰,丢到西河里算送给祖先使用。据说,很古以前,人神不分,人看得见神,神看得见人。每年农历七月初一到十五,地府阎罗王给在阴间里的神鬼放假半个月,回人间,让有后代的神鬼与


  子孙团聚,到农历七月十五日,在阴阳桥桥头收神鬼回地府。地狱大门就在西河桥东边,七月十五日那天,地府判官在大门口点名值班,迟到的将受到处罚,因此,月半节那天,所有神鬼和送祖先的人来阴阳桥赶集的特别早,生怕受处罚。路途遥远的十四那天下午,就


  开始出发,连夜赶路,到巍山已是十五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