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幸福是深情地付出——兴隆镇印象

  兴隆镇印象是从我的恋爱开始的。


  工作一年多吧,也就是1988年的初春,在检法两院工作的刘伯伯与付阿姨为我介绍了一位正在部队任职的兴隆镇小伙子。两位长辈见他长得高大英气,很是喜爱。当他提出为他介绍女朋友时,由于跟父母是至交加老乡的缘故,所以两位长辈想到了在医院工作的我。


  兴许是上天的有心,那天正是植树节,我陪同事见她的男友没参加活动。走过必经之路县植物油厂,遇上找我未果的付阿姨他们。那时我太年轻不愿谈男朋友,当时就拒绝了。老道的付阿姨从事法院工作几十年了,在她的授意下,我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反正那天我没


  让他进我的职工宿舍楼,最后我是又累又饿,不争气的肚子在人稀的湄江桥头咕咕地叫得特响亮,心想不再折腾同意与他接触(后成了我爱人)。


  第二天,一大清早他就来到医院,并借了一辆自行车说要带我去兴隆镇他的家。这个还真是提起了我兴致,高兴得立马叫走。


  真是乐极生“悲”啊!(笑)特紧张的他让刚上后座的我硬生生地摔在了细石子上(那会医院大门外的下坡路正在修),疼得我直龇眦乱叫:不去鬼兴隆了!!不去了!!!几番哄哐,才又继续上路。


  从湄潭县城去兴隆也就三十多里路,可是路又窄又弯,路面坑坑洼洼,坐车要近四十分钟才到。渐平渐缓的上坡路,去向大都是不能骑自行车的,这个他没告诉我,走得几里路却是见他在“坏”笑,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走走骑骑。一路上他说了什么,我都没有记忆。


  前行中也没见有什么可吸引我的景色,更觉无趣!


  到了镇上,一条通街东一处西一堆坐着、走着一些三三两两的人们,或闲扯,或忙碌,过完街还能清晰地听见街入口的大声说笑声。房屋,有的全木结构,有的砖混结构。砖混的还能有点样子,全木的却像年老的拄棍勾腰老人,东倒西歪,真怕它散了架!


  这条街稍有生气的就是中段T字口,那里进去是镇卫生院和镇政府,拉客的“鸡娃车”(当时人们都这样称)固定在那各自抢拉乘客,吆喝。


  几次过往,让我平生第一次见识了这里“鸡娃车”师傅的高超车技。小得可怜的“鸡娃车”原本只可坐五人,但师傅能使这车坐上十多人,并且师傅挺能“体贴”的,怕你没车回家,他便腾出驾驶座位让胆大的坐。那师傅呢?没关系!师傅挺会享受的,坐在乘客腿上开


  。更有意思的是,左边有时师傅还会安排一个“护卫”坐着。第一次坐这样的车真是吓坏了我!他倒是淡定,习惯了。


  那时兴隆的特色,能让我记住的就是“鸡娃车”。后来这种危及安全的现象引起了湄潭政府部门、交通交警部门的重视,被坚决杜绝了。


  近三十年来,前大半段日子没发现兴隆镇有明显的变化,后真正开始感到发生大变化的是公路两边赏心悦目的黔北民居。青瓦白墙,多是棕红框边,很有特色。路面加宽,弯道减少,全程水泥平整硬化。


  镇上街道向两头延伸成了带十字的正背双街,一辆接一辆停放的私家车替代了当年为数不多的“鸡娃车”,热闹繁华了。新街房屋铺面,户户门前青石块铺地伴盲道,棕红木柱支撑青瓦斜顶相连,一定间距的香樟树,使新街两边的人行过道,美观、温馨了许多!


  兴隆镇最大的亮点是田家沟。从我第一次听见“十谢亭”开始,这种变化于我只是声名远播上。在县城里,只要问及到哪里玩,大多数的人都会异口同声地说去田家沟,外来者参观、游玩也是如此。这个小村庄有何魔力,甚至让党中央都为之动容?


  直至去田家沟,我才知道了感人至深的颂党诗、“十谢亭”,句句感人肺腑!没有中国共产党,人民怎能在宽民大政策下过起富足的生活?没有中国共产党,人民怎能在山美水盈的家乡付出幸福的汗水?


  每到夏季,周末清晨便邀朋结友,享受难得的闲趣。近山近园,独具特色的新式黔北民居,小桥流水,十谢亭,门前荷塘,不用点墨缀彩便成画。尤喜这幅“画”中的那片荷塘湖!我想,朱自清抑郁清冷的《荷塘月色》在这里逊色了很多!湖中的荷花是那么清雅!闲然


  !淡定!这就是它的独一无二之处。


  这里的农民我不知道还是不是称他们为农民,尽管湄潭高速境外境内高高地悬挂着大幅的标语“到湄潭当农民去”。曾经的农村、农民给人的印象:猪牛污物满地草,人畜相处不用找。而今户户门前净,菜园似花园,后院不见堆柴处,早不见污物,只见挨邻万花源游人


  乐。


  从兴隆主干分道进田家沟之路,没有一处会让你沾泥,雨后更是清爽至极!当然了,你想感受泥土的温软,赤脚也是享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