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致遭车祸父亲的一封信

  敬爱的父亲:


  您受苦受罪了!自11月10日8时45分许,您独自一人吃完早点回家,途经西幼正源南街人行横道时,被不法司机驾车撞倒,致九根肋骨骨折,右股骨骨折而急救入院抢救治疗。要不是您抓住了隔离栏,恐怕就没命了。


  在您入院救治的日子里,我接到两次病危通知书。您老已是九十高龄几十年的高血压病,却遭车祸打击,儿担心您挺不过来呀!但我又一想,您一定能挺过这一关的。因您命大!您命硬!因您这一生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和苦难都挺过来了,还怕这一次吗?


  您出生在旧中国一个穷乡僻壤的农民家庭里,十三四岁就没了父亲,并挑起家庭生活的担子,家穷没上过学。您曾给我说,您去微山湖里打草,天黑才回到村头。见别人有亲人相迎,您却没有,当即泪流满面。您经受过日本鬼子的践踏扫荡,您的娘因家穷无钱治病而过


  早地离开了人世,在国民党黑暗统治时期,您在徐州拉黄包车,正值淮海战役人民解放军围徐州,您怕老婆孩子命不保,拉着娘俩向国民党哨兵乞求谎称老母病重,才得以出城,哨兵还朝天开枪。回到家乡后,您3岁的长子因喉症夭折,您在当货郎遛乡叫卖,回家来才


  知晓。以后有了我和弟弟。这已是解放以后的事了。我不到三岁,弟弟还在襁褓中,您的妻又撒手人寰了。您曾于1955年患急性肠梗阻住院做手术险些丧命。您在上世纪的三年自然灾害的1959年,凭借一张选民证只身“盲流”至宁夏石嘴山当上了一名煤矿工人


  。第二年您回乡探亲把我小哥俩从姥姥家接来。当年我十岁,弟弟七岁。刚来矿上没有房子住,先后搬过几次“家”,后定居在一地窑子里。父子仨挤在用破板皮搭的“床”上。记得,早晨您去矿上上班,一手提着个黑砂锅,旁边跟着我小哥俩。在您上班打信号的风井


  处的一个小黑屋子里,您边打信号边在火炉上烧饭。那时吃不饱常挨饿。我哥俩吃过早饭紧走慢跑地穿过一坟场,死人骨架还裸露在破棺材里,壮着胆子去六七里外的职工子弟学校上学。到达学校因迟到常挨老师的批评。有一次我实在忍不住了哭诉着将家中的情况告知


  老师。从此,老师同情我,不再批评我了。


  还有一次您休班。一大早起床对我哥俩说您去贺兰山上捋野榆树叶回来当饭吃。正是星期天不上学。可您清晨早早步行二三十里路(那时没有什么交通工具),到天黑您还没回来,我小哥俩又饿又怕急得抱头痛哭。不知又过了多长时间,您拖着疲惫的身体,两手空空地


  出现在了小地窖里,我哥俩又惊又喜……


  在您又当爹又当娘的艰苦日子里,由于您的坚强竟也带着我小哥俩挺过来了!敬爱的父亲,对您来说这种种天灾人祸苦难的岁月您不也都坚强地挺过来了吗?那么这一次不幸的车祸,儿相信您也一定能挺过来!


  再说,您老晚年身逢盛世,赶上了好时代,尤其当今在习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坚强领导下,祖国强盛,人民幸福,你们这些老工人连续十二年增资,多好的生活啊!所以说,您老一定要坚强挺过去!挺过去就是更加灿烂的春天!


  俗话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儿愿您早日康复,长命百岁,享受这美好的生活!


  致!


  执叩首礼!


  儿:王庆勤草


  二○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于银川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