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元宵会

  西安北郊岗家寨每年一度的元宵会,历来已久,从正月初六搭台唱戏开始,一直到十五拆台子结束,为期十天,每天两场大戏。岗家寨位于西安市南北的中柱线上,距市中心的标志性建筑钟楼十五华里,它西临未央宫、汉城,北靠张家堡,东依谭家、大明宫,南俯二府庄、龙首塬,可算是处于北郊四乡八镇的几何中心位置,正是由于它独特优越的区位优势,使得每场大戏场场爆满,人满为患,所以每年一度的岗家寨元宵会也颇负盛名。
陕西人自古爱热闹,年味重,从年三十贴对联、挂灯笼那刻起,这爆竹声便没停止过,往往是这家响完那家响,噼噼啪啪,断断续续,一直响彻到正月十五元宵节灯会结束,这年才算过完。但这期间最让人盼望和期待的就是岗家寨的元宵会了。
过年期间,走亲访友、待客、闲谝,是陕西人过年的三大基本要素。陕西方言中把说叫谝,把聊天拉家常,叫谝闲传。除夕、初一走本家,初二拜舅家,初三拜姑母,走姨家,初四初五同学会、乡党会,你来我往,把酒共盏,席间最爱谝的就是元宵会:去年来了某某名家那唱得可真是个嫽,不愧是得过西凤杯一等奖的角;听说今年挑大梁的是那个谁谁谁,获得过文华奖总冠军呢!
初六一大早,便有人在那三亩见方,早已平整好的空地上搭起了戏台子,这戏台子一搭不是搭一个,而是搭两个,关中人唱戏讲究唱对台戏。中午时分,这日头正好端正,戏台子也恰已搭好。戏台下面,小凳子、高板凳,早把黄金位置占了个严实。这边有半大的娃叫道:妈,我给咱占的位置在这里,快往进走!原来今天来的客多,被称作妈的刚洗完锅碗,收拾净家里,急急忙忙往戏场赶,谁料这人山人海,边往进挤,边拧着身子嚷道:谁抬一下脚呀,把我的脚后跟踏住不放我咋往前走呀!坐后面的有人看这架势不乐意了,说道:这看戏也得有个秩序呀!大家都往前挤,让后面的人还看不看呀?
就在这挤得不可开交之时,一阵万头响的鞭炮响起,炮声响过,大幕拉开,随即走上两位衣着光鲜的报幕员,挺挺脖子,抑扬顿挫地说道:秦风秦韵明月秀,新年新春闹元宵,亲爱的父老乡亲,大家过年好!……此时,台下一下子变得鸦雀无声、秩序良好,大家都屏住鼻息,生怕一个最小的响动而影响了整场大戏的和谐。
报幕员报完幕,走下台去,随着一阵粗犷的打击乐响起,大戏正式拉开帷幕。这戏是对台戏,往往这边舞台唱本戏,那边舞台来名家唱段。这边舞台上赵匡胤的七十二个再不能声音洪亮、苍劲、感人,那边丑角戏向前走一步退两步等于莫走,他大舅他二舅都是他舅,高桌子低板凳都是木头,草驴和马都是牲口,周瑜他爸叫周既,诸葛亮他爸叫诸葛何,既生瑜何生亮……惹得台下观众捧腹大笑,齐声叫好。这些年,流行演歌舞,往往是这边舞台唱大戏,那边舞台演歌舞,这边《周仁回府》昏沉沉更深夜又静,急颠颠含泪出门庭,悲怆动人,那边舞台上,摇滚歌星正扭动着腰肢,吼破嗓子地喊着我的心在等待永远在等待,台下掌声和尖叫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舞台这边大戏、歌舞演得不亦乐乎,沿舞台一边不知何时却搭起了一连串草绿色的帐篷,约摸有半里长。原来这些帐篷都是指定卖饮食的摊位。每个摊位面积大约二十平方米左右,一口大锅,一张大案板,外加三到四个小方桌,十多个小凳子,便构成了一个小饭馆。别看这摊位地方小,食客却极多,生意相当火爆,品类更是繁多极致,且家家都挂有门匾,号称老字号,有老孙家牛羊肉泡馍、老马家葫芦头、桥梓口肉丸胡辣汤、澄城手撕面、杨凌蘸水面、岐山臊子面、全国连锁金马刀削面、蒲城羊血饸饹、凤翔豆花泡馍、宝鸡擀面皮、秦镇米皮,等等。再看这些食客,每人碗跟前放了一小堆剥好的蒜,边咬一口蒜边说:老板,醋放重些,辣子多放些!个个满脸通红,满脖子流汗。陕西人吃饭离不开三样:辣子、醋和蒜。
在小吃摊的对面则是兜售小百货、摆设游乐设施及玩具的小摊小贩,有捏面人的、玩气枪的、兜售氢气球的、摆旋转木马的、耍猴的、一分钟快照的,卖糖糕的、卖米花糖的、卖棉花糖的、卖芝麻糖的,卖针织用品、发卡饰品的,兜售甘蔗、桔子、芦柑、苹果、梨、柚子、香蕉各种水果的。总之,这里是孩子们的天下,许多个十多岁的男孩子、女孩子,穿着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的新衣服,嘴里嚼着叫不上名字的食品,从这个摊前窜到那个摊后,有时还停下来,从兜里掏出一个爆竹,点燃往空中一扔,啪的一声,吓的不远处的行人猛地一惊。
台上的大戏吼个不停,歌舞同时也狂欢个不止,台下有聚精会神坐在凳子上把节目从头看到尾的,也有站在那里看了一会,便去各种摊贩前闲转一会离开的,有走的,有来的,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甚是热闹。两边舞台,看戏的往往是中老年,看歌舞的多是青年、娃娃、岁女子、小媳妇。台上演员演得卖力,台下有人走马灯似的来回转悠,在戏台子下过了阵戏瘾,又禁不住歌舞的诱惑看了阵露肩露背的扭屁股舞;有姑娘小伙在舞台偏远处谈起了恋爱;有大爷大妈在舞台下猛见到自己青春年少时的老同学、初恋对象,互发感慨,叹息时光易逝,岁月无情,好几十年没见了,回想起过去真像似一场梦;也有头发稀疏、尽白,脸皮萎缩粗糙得似松树皮似耄耋的老人,被孙子孙女用轮椅推着,用颤颤微微地手边抹眼泪边向自己同龄人诉说着儿女、媳妇们的不孝。台上是人在演戏,台下是戏满人间,细细回味一番,其实人生就是一场戏。
元宵盛会年年过,年年盛会闹元宵。美哉,我可爱的家乡陕西;乐哉,我生活在陕西的父老乡亲!

  

元宵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