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一瓶茅台酒

  今年过年,我考虑父亲快满80岁了,应该享受享受,就买了一瓶茅台酒带回去,过一个有趣的年。我们那个小山村,大家爱喝酒,但喝的都是五六块钱一斤的散酒——包谷烧,酒不但价钱便宜,而且劲头十足,适合大家的口味。喝茅台,那是难得一见的,喝不起不说,口味未必合适,大家也不十分在意。我买了茅台回去,是显显自己的能耐,觉得自己在外面混得不错,也是给大家来点从未享受过的生活,给过年增添一点新鲜感。

  于是我买了一瓶茅台,悄悄放进车里,没有提前给家里说,到时候给大家一个惊喜。

  春风习习,爆竹声声。吃团年饭的时间到了。餐桌上,炸土豆片、镶肘子、炖鸡等等一应美味佳肴端了上来,小孩子们已馋得不行,嚷嚷着要吃饭,大人则陆续围拢大桌子,欢声笑语不断,内外吆喝不绝。等老父亲坐好了上座,我才冷不丁地从车的后备箱里拿出茅台,在桌上给大家晃了晃,说:今年过年,一则大家辛苦一年不易,犒劳一下,二则爸爸已届80高龄,我特意买了一瓶茅台,祝老人家健康。大家品尝品尝,以示庆贺。这一下,大家高兴了。大嫂说:兄弟花了钱了。这过年喝茅台,千年第一回,老家会传得很远的。大哥说:弟弟出血本买了茅台,为过年添了喜庆。我们要好好喝。侄女说:这茅台酒一千元一瓶,一杯就是几十元,大家可要省着喝啊。有嬉闹的,有打趣的,大家争着当头家好倒酒。看看父亲,没动声色,只是微带笑脸,盯着大家。桌子围了十多人,茅台酒只一瓶,显然不够喝。于是有人提议,拿塑料杯来,喝白酒的一人一杯,平分,这样大家没意见。有人提议:由酒司令斟酒,还是用小杯,酒司令斟哪儿算哪儿,只是不许走圈,更不许多喝多占。看看大家争论不休,只好请桌上的最高长辈父亲定夺。父亲眯缝着眼睛,看了看侄女婿手上光滑、透亮的瓷瓶儿,说:就那么一瓶,十多张口,都想喝,都想尝,怎么办。先把杯子斟上,边喝边看。父亲的话就是圣旨,哪个不听?于是侄女婿执酒,给大家满上。餐厅里顿时飘满了酒香,真的是好酒。大家咂着,抿着,齐声说:好香,好爽。

  不一会儿,酒过数巡,父亲忽然说:这酒没劲,寡淡的,喝着不过瘾。还是换包谷烧吧。侄女婿正喝在兴头上,见说要换酒,有点泄气了,说:爷爷真是,又浇了兴味。让我们把它喝干吧。还有少半瓶呢。我也觉得扫了兴,买这么好的酒,怎么说不好喝呢。还说寡淡的呢。但不敢支声,就看着父亲,意思是侄女婿说得有道理。父亲接口说:你们只觉得这酒贵,值钱,就使劲喝。但我觉得这酒没喝头,没劲,还是换酒吧。大家违抗不得,只好怏怏不乐的换酒了。父亲收了那半瓶茅台叫人拿出去放酒柜里,换上了包谷烧。包谷烧是从父亲专用的酒坛里打出来的,热得滚烫,还放了几味酒药,酒劲加药性,好冲啊。大家每人来了一大杯,一杯下肚,从喉咙烧下去,全身沸腾。大家觉得过瘾。这顿团年饭吃得真有味。

  但我还惦记着那半瓶茅台,不知父亲怎么处理。

  第二天,也就是正月初一,一大早,我还躺在床上,外面就响起了砰砰嘣嘣的鞭炮声。按我们这儿的风俗,是有人拜年来了。我一头爬起来,穿衣下床,往外面奔。一看,是幺妹幺妹夫回来了。我们赶紧迎进屋,接礼物,让座,端来糖果,一起说笑。这时,父亲颤魏魏地下楼来了,老远就叽咕:是幺女幺女婿回来了啊。幺妹幺妹夫听了,赶紧迎接,扶着父亲的臂膀坐到火炉边。父亲望着幺妹,脸上满是欢喜,问长问短,问得很详细,看得出,他对幺妹特关心。吃饭的时间到了,大家又围着大桌子。这时,父亲才叫人拿出那半瓶茅台,亲自给幺妹夫斟上,说:你哥哥违反八项规定,买了一瓶茅台,我强留下一半,给你们俩。以后你哥哥进一步发达了,买得多了,就敞开喝。今年这半瓶就专给老幺喝。说着就让幺妹夫连饮了三杯,剩下的才给大家倒了一杯。

  这时,大嫂插话了:都说老丈人爱女婿胜过爱儿子,今儿个我算见识了。说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父亲也有些得意地笑起来,满屋子洋溢着欢声笑语。

  回城的时候,父亲从口袋里翻出一千元钱给我,说:你们这几年手头还紧,花钱的地方多。今年又买一千元一瓶的茅台,够奢侈的了。以后断不许这样。这一千元拿去,我这点退休工资用不上,你们先拿上。我见父亲这样,明摆着是想补那瓶茅台酒,我怎么好接呢。但父亲的话从来不放空,他不容分说,把钱塞给我,让我快上车。无奈,我只好收下,带着父亲的嘱托,带着老家的年味,带着一个个温馨的故事回城了。

  

一瓶茅台酒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