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来生,再做我奶奶

  来生,再做我奶奶

  如果今生疼我爱我是你前世欠下的债,那么来生,请你再做我的奶奶,让我诚恳的报答你。这份实则不该的恩情,不是你欠我的,而是我欠你的,永远也无法偿还。

  岁月,虽然给老家房屋的脊梁刻上了年轮,却淡褪不了那里曾经的一切,那朝思暮想的思念又不忍地苛责着我,流年在墙上剥落看见了小时侯。它呼唤着我,召唤我的灵魂,于是独自一个人来到故乡,看望久已别离的老家。

  今日黄昏,突有秋风乍起,冷冷的,扫过老家近旁的那一片红枫林,再次翻动起安详的落叶。我看到它们在林间肆意的翻腾着,像一群失去了方向的蝴蝶,不知道要往哪儿飞,没有人再会将它们扫在一起。失去了主人料理的那些年月,它终于懂得了怎样平静,怎样照顾自己,可是早已是物是人非了,红枫林的秋天,就是这样,飘落了整个季节,也飘落了思念人的眼泪。

  林间的那一块被岁月磨洗得光滑的石板,是我儿时最喜欢娱乐的地方,在上面晒着太阳,做小孩子爱做的一切事情,就连吃饭也要端着小饭碗到它那去。那也是我和奶奶一起看星星看月亮的好地方。夜晚,隔着稀疏的枫林望去,整片星空,明净得像一面镜子。

  和奶奶坐在石板上面,开始听她说起那些美丽动听的故事来,虽然对现在的我来说,那只是一些老掉牙的故事,但昨日复昨日,昨日何其多,我一遍遍的开始怀念奶奶说那故事时的认真,慈祥,怀念当年和她坐在石板上时,我幼小的心里,总会情不自禁的涌动起一丝丝的温暖。只听她一遍又一遍的说着,到后来我却什么也听不见了,倒在她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夜很凉,才微微的感觉到她把我抱回家里的床上,盖上被子又轻轻的离去的声音。

  在我成长的记忆里,奶奶的身影总是活得那么的黯淡,从来就没有很认真的看过她的脸,她的样子在我记忆里似乎有些清晰,却又有一点模糊的样子,时间整整过去十几年了,十几年来,它似乎把我对她的一切思念,和对她的一点点的音容笑貌的留念也吞噬了。

  但我还是要努力的去想起,每当这时,我就会拿起家里的相册,久久的看着她的模样。“时间,真的可以使我忘记一切吗奶奶?它真的可以使我忘记一切,忘记你,忘记过去的美好日子吗?”我很想很想在真切的感受一次你存在的日子,哪怕这日子只是存在于现实的幻想,给我一次,我就会足以记起那时所度过的一切。

  那年,家中养了很多鸡,牛,猪,狗之类的牲口,奶奶里里外外,日日忙过不停,还要为我这个整日在林子里玩得连饭也不想吃,家也不想回的野孩子操劳心身。你不会生我的气,你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对于我的任性,你只会想用各种各样的法子哄我吃饭,哄我入睡,也因为这样的习惯,你吃了很多的苦。每一次吃饭的时候,你总要先打发那些也如饥似渴的牲口,一忙就是好大半天,所以每一次吃饭的时候,我们都习惯了不等奶奶,等你忙完了一切的时候,菜饭都凉了,你顾不得加热就赶着吃完,就又拖着疲惫的身子去洗碗筷。

  我记得的,大半都给忘了,奶奶,教我如何不想你,你给了我幸福的童年,没有给我留下任何的遗憾,遗憾的却是你早早的离我而去。每一次走进你的墓地去上青的时候,人们都说,这地方真的好温暖,给人一种暖乎乎的感觉;待他们散尽,我仍还傻乎乎的站在那里,我只想在你的近旁再多待一会儿,说不说话都已经不重要了,用沉默来代替这一刻,用一颗不明不白的心对小时侯的过错忏悔。奶奶,您能感受到我这一刻的心跳吗,每一次心跳脑海里都闪现着你对我的关爱,如果有来生,再做我奶奶好吗?

  我抬头看着天空,记得奶奶说过的一句话,如果想哭,就抬头看着天空微笑,那样眼泪就不会掉下来了。

  梦好长,风好凉,夜未央。我记得这句话,却不能完全的理解它的涵义,只知道它真的很像这一刻,很像这一刻的场景。风依旧吹着,叶儿依旧翻腾着,它们只在尽力的去习惯失去主人料理的生活,一年年,一月月,一日日,我想,这是让它们学会平静的最好方式。从此再也不会有人来打扰它们了,也许以后我们一家人都不会再来这住了,太阳从那边落下,月亮就从这边升起,不管走到哪,这朝思暮想的思念就将它留给回忆吧。

  如果有来生,希望我的世界还会出现这间屋子,还会出现这些人,还有你,我的奶奶。然后我会记得,她是我上辈子还很幼小的时候,给过我温暖和快乐的人,就是她给了我无悔的童年。

  她,我的奶奶。如果来生,你不变,我一眼就能认出你。

  

来生,再做我奶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