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谁人使你爱偏离

  方伟佳喜欢方紫,已有十年时光。

  初中就是同学。只是那时的她对于方伟佳而言,不过是一个符号——每次考试的年纪第一名。雷打不动。

  方紫不会在教室里几人抱团,絮叨谁人的不是;也不会跑到商店买一堆零食在所有男生面前大块朵颐毫不在意自己的吃相;更不会看到帅气的男生经过时口水都会流下来。

  她不像其他女生那么简单和轻浮——却也没什么意思。

  就是这样的方紫,初二时,却在班内的两个男生打架打得桌椅横飞之际,拉开两个人中的一个,愣是甩出三米多远。大家目瞪口呆之际,她已经慢吞吞地回到位置上,仿若一切没有发生。

  方伟佳愣在原地,心想,方紫,还真是一个有意思的人。自此对方紫开始格外关注起来。

  虽说是关注,却也没有什么更进一步的动作。方伟佳当时所能做的,仅仅是在晚自习轮到他维护秩序时,一声不吭。或者在她办黑板报遭到其他调皮男生的刁难时,用很小,但足够大家可以听到的声音说:“不错啊,挺好的。”

  保持这样的状态,直到方紫和自己直接升入本校的高中部。

  方紫分在方伟佳的隔壁班,还是雷打不动地杵在年纪第一的位置。也因此被愤愤不平的群众起了外号,叫“考死你美惠子”,简称“美惠子”。每当听到大家私下里议论,方伟佳心里居然喜滋滋的,仿佛在说自己。

  而意识到喜欢上她,是有次方紫做阑尾炎手术,整整一周没有来学校。

  一周等于七天,等于168个小时,等于10080分钟,等于604800秒,也就是说,自己整整有604800秒没见到方紫。

  方伟佳坐立不安。

  他不敢去医院看她,那时候他敏感而又自傲,不愿意承认对方紫的感情,但事实却是,骨子里觉得方紫不会喜欢自己吧?

  她是那么一个要求完美的人。听说有次中考模拟,满分是780分,方紫总分是760分还大哭了一场……如此追求完美的女生,怎么会选择在大学之前恋爱,又怎么会爱上方伟佳呢?

  方伟佳斟酌再三,觉得就这样默默爱恋下去,尽自己所能的对她好,只要觉得自己付出的同时觉得快乐,没有回报又有什么关系呢?

  方伟佳同时心里在暗暗告诫自己,一定要和方紫考上同一所大学去。

  自此,方伟佳会在上学时看自行车棚里她的车到了没有,下雨时担心她没带雨具,生日时精心挑选礼物……

  那时他们的交流,仅仅是见面后一句轻轻的“嗨”,或者“这么早”,“刚走啊”之类。对于方伟佳而言已是极大的满足。他收集并保存着和方紫所有的记忆,和方紫在一起,已然成为他的第一个人生计划,又仿若一躺旅行,他准备着旅行前的所有装备。

  [二]

  时间流逝飞快,已经不记得无数个挣扎复习的通宵,也不记得在便笺纸上写了多少个方紫的名字,那是方伟佳的动力,是她支撑着自己,使自己不放弃,终得和方紫考入同一所大学。

  从拿到录取通知书开始,到大学里初次见面,大学四年,直到追随她到现在的公司——方伟佳曾经有意无意对方紫有所表露,但她总是闪烁其词,不答应也不拒绝。

  他从大一起开始打零工,做家教,贷款买房,到今年参加工作之前,只剩下两万没有还清。

  他曾幻想与她一起设计房间的装饰、家具、窗帘的样式……他知道她喜欢照相,于是苦学人像摄影,曾为她拍过一百多张或惊艳或淑女的照片;她本科毕业时,他花巨大的心力为她修改毕业论文;他知道她喜欢吃糖醋里脊,他不惜去餐馆免费打工一个月……

  他在没有任何回报的情况下,为她做了那么多远比亲人,远比男朋友还要多得多的事情。

  整整十年。

  为她,他曾谢绝了太多的介绍人。她住在他心里,他绝对不会允许再进来第二个人。

  曾有两个男生追求她,可没多久,便纷纷倒戈。那时的他还傻傻地觉得自己胜利在望,再次向方紫告白。

  ——“哦,这样啊,哎,今天的咖啡好像淡了些。”脸上是淡淡的笑。

  “方紫,我……”

  “改天再说吧,我今天不想说这个。”转过头,“服务生,埋单。”

  ——每次都是这样,轻易地被她躲避过去。方伟佳因为准备太久,所以更加怕输,觉得这样的答案总比直接拒绝更好。

  可是,这么些年,他有些累了。甚至会对她有些恨意。恨意无处发泄的时候,他便不再打电话给她。不去贱巴巴地给她煲汤送饭。上班的时候也不肯和她说话。

  每当他这样刻意疏远她,她又主动来找他,主动说笑,甚至买他最爱吃的芒果蛋挞。

  可是当他再提出和她在一起的,她又顾左右而言他,方伟佳连插嘴的份都没有。

  这日,在方伟佳彻底还完所有的房贷之后,给她打电话,要她陪自己去赏樱花。

  这次,不论如何,自己都要抓住机会——不论她怎么闪躲,这么些年,总要一个了断才好。

  [三]

  四月的华美公园,樱花开得正欢。

  走到公园深处绿草地旁边的一个长椅时,方紫说有些累,他们便坐下。

  他终于鼓起勇气,说道:“方紫,这是我最后一次向你表白,如果你愿意,我们以后便在一起。”

  整个公园似乎都安静下来,他听到自己紧张的喘气声:“如果不,也请你直接回绝我,或许,这样,对你我,都比较好。”

  良久,他终于听到他说:“对不起。”她说:“方伟佳,对不起,我……我曾经试过很多次,但你不是我梦里的人。”

  这一天,终究来了。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