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有期望;有进步;有陪伴;直到老

   有期望;有进步;有陪伴;直到老

  细细品尝每一对不散的恋人,每一对恩爱的夫妻。他们可能都具有一个特点,那便是各自有追求;互相有期望,各自有进步;共同有发展,各自有生活,互相有陪伴,久久远远,期望不止,进步不歇,陪伴不尽,直到终老。在我的世界里,无论是经久不散的恋人,还是恩爱如水的夫妻都有不少。在这里我想与你们一道分享一道探索,共同觅得和深深维护我们的爱情。

  天地之大,人又有各种不同,爱情亦有各种差异。我有见过为国家,为民族的爱情,牺牲自我,不顾小家,一心为国为民。也有见过为小家,为生活,为家人的幸福,不计疲惫,忘我打拼,一心只盼家庭幸福优越。还有见过为自己,为恋人的爱情,纯洁且真诚,相依相存,快乐和发展一齐和他们双双飞翔,进入永恒。

  你们知道吗?有一篇文章叫做《西花厅的海棠花又开了》。还有一部电视剧叫做《海棠依旧》。真不愧是伟大,值得依旧,值得流传,为我们所敬仰。这个名为“西花厅”的四合院建筑群,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周恩来总理和她的妻子邓颖超曾经居住和办公的地方。庭中的海棠花是总理生前的心爱之花,他在海棠树前留下了许多的足迹和身影,还有他和妻子邓颖超许多美好的回忆。他们的爱情是坚固的,完美的,令人羡慕不已的。这大概又是什么原因呢!首先他们都是身怀巨大抱负的人,为了人民,为了民族和国家,他们的要做的事情是永无止境的,他们永远也不会腻,因为一直在路上,在每天都在此去彼来的道路上前行,新鲜极了。他们都热烈希望自己可以多做奉献,多助力民族发展。他们都互相仰望,互相欣赏,共同奋斗。在我的记忆里,他们也是互相包容的,他们都知道彼此很忙,但是一定互相体谅。昨天我心爱的人就不止一次说到这个事情,她有像邓颖超那样体谅我,她说我们都很忙,可能没有很多时间在一起交流,但是一定会用心爱我,一定会想我。其实我也一样,对她的爱唯有满了溢,溢了加。另外我以前从书上看到过一个故事,1925年8月,周恩来与邓颖超要在广州结婚。邓颖超乘火车到达广州那天,周恩来因公务缠身,实在不能去接,就将接新娘的"任务"交给了秘书陈赓。周恩来拿了一张相片给陈赓,陈赓一看相片,乐了:"我的周大主任,您这是从哪个博物馆里掏出来的?"周恩来说:"这还是我去法国留学以前她送我的。这,就要看你的眼力了。“我的眼力”,您放心!"陈赓说着走了。陈赓来到火车站,瞪圆了眼珠子。注视着从车站走出来的每一个女郎,可是,下车的旅客都走空了,还是没见到他的"准师娘"。此时,周恩来住处已是宾客满堂,大家都眼巴巴地等着看新娘子。陈赓进来一见这局面,知道自己把新娘接丢了,大家不会放过他,于是来了个以攻为守。他一进门就嚷道:"没接来,让我把新娘接丢了!不过,这不能怪我,你们大家都看看!'他举着那张旧相片,转着圈儿让大家瞧,"让我拿着几年前的相片去接人--应该怪周主任自己……"。陈赓正在"嫁祸于人",门口忽然走进一位笑眯眯的姑娘,陈赓和她打了个照面,马上愣住了,正是相片上的那位。原来,邓颖超在火车站没有看到想念已久的周恩来,只好照着通讯地址,径直找到他的住处,周恩来迎上去,拉着邓颖超来到陈赓面前笑着说:"介绍一下,这就是我常在信中提到的陈赓,今天我有了急事,请他去接你,谁想到他居然把我的新娘接丢了,还有理瞎嚷!"大家哄地围上去:“罚他”,周主任,狠狠地罚他!"众人七手八脚地将陈赓按倒在地给邓颖超磕头。闹过之后陈赓负疚地说:"我认罚,就罚我给周主任操办婚礼吧。"就这样,1925年的8月8日,找上门去的邓颖超成了周恩来的新娘,他们结成了一对同心同德,患难与共,并肩战斗的革命伴侣。后来虽然经历了万千种种,但依然有个共同进取的伟大目标,有着期望,所以后来也一直满怀细细的温柔,互相进步,恩爱到双双离去。我最近一直在看《海棠依旧》,给我带来了很多感想,其中最大的便是无论是做一个男人还是一个女人,都要在生活中温柔细心,一天到晚,周日到周六都会有很多小事情,这不是繁琐,是爱的润滑之河。你细细的想,带着柔情和积极快乐去做,去穿衣,去写字,去和她说早安,去看你的朋友和她的朋友等等等等。

  再说说第二种爱情吧,这第二种爱情定是最普遍,最可能的爱情。两人相遇、相识、相知、相爱、组建小家,撑起一把大伞,包裹好两家的老小,携起手共建生活。在大千世界里,总是不缺乏这样的例子。我就举一个我家附近我熟知的例子吧,他是我爷爷的亲兄弟,他的职业是木匠,有时候会在农村里面,镇子里面做事情,工资和待遇尚可,有时候也会和伙计们一起去城市里面给别人的新房子进行装修,那里工资应该更加丰沛,但是他应该会不那么自在了,毕竟他还是会有一点不习惯,也有一点不适合。以前我在家的日子总是不短,看见他的日子也极为多,他是我比较佩服的一个人。在以前,我很小的时候,农村里面总是会有吵架的事情发生,骂爹骂娘、骂别人是黄牛或者水牛、骂别人死孩子、少钱财、永世不得发达等等。但是他家的妻子(我的三姨)就不会,至少我从来没有见过。我想这很大程度上和他脱不了干系,每次见他,他不一定衣服干净整洁,在以前甚至还会叼着一支烟,但是他一定是微笑,哪怕他的笑因为脸部肌肉衰老而变得不那么自然,但是依然给别人一种温馨的感觉。这便是他以前和现在留在我脑子里的印象。但是,我想说的是他的行为,他平时主要以务工为主,一般天亮不久,他就得开出他的车子,朝着目的地而去,速度是平和的,小时候曾有幸被他载过,享受极了。傍晚又会回来,虽然衣服脏了,手也粗糙了,但是绝不硬生生的。虽然累,虽然要休息,但是也会调整好自己,带着一种很温馨的感觉先去田地里接一下自己的妻子,他没有抱怨,只有温馨溢出。其实我有时候会有不理解,他每天可以赚取足够的钱来养家,乃至养老也没有问题。然而他的妻子还是会种植一些农作物,说是为了孩子,也说自己要吃的放心一点,后来我也理解了。只是每次看到他下地干活我还是会心生涟漪,有些替他感到委屈。我最近由于特殊原因一直在家,他也不例外,无人请他做事。所以经常听见他敲打木头的声音,他在家一直没闲着,他会做棺木,做木门等等,就前些天,那个一直和他有合作的喷漆工人还来帮他喷漆了,他的成品样样也能卖个好价钱。但是他就是很少休息,家里有事情他都会去帮把手。我曾经有问过他累吗,他说这就是,人活着,需要做一些事情。其实我当时不是很理解,曾一度以为人活着就是做事情,其实不全是,他的事情一定是建立在他的期望之上的。看见他每天的忙碌,帮他的妻子做她妻子要做的事情,帮他孩子付一部分房子的首付,这其实是一种爱,一种责任,一种为各自期待而不断奋斗,共同进步的过程。对于家他不仅仅只是抓经济,还有维护家人的内心,为家人做榜样,带好和影响一家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