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以写女人著称的温庭筠,写下一首闺词,句句暗

  温庭筠,字飞卿,晚唐诗坛的领军人物,才思敏捷,有即兴之赋,据说他应试科举的韵题,只要叉八次手即可完成八韵,故而被誉为“温八叉”。此技能屡屡得手,每试必中,因此不少资力雄厚的考生便找他代笔,恃才傲物的温庭筠皆欣然应允,却给朝廷落下了扰乱科场的口实。外加温庭筠本就个性张扬,平时爱写诗作词讥讽权贵,种种因素叠加终引来多方忌讳,以致于终生郁郁不得志。不过,仕途失意的温庭筠却在情场上春风得意,手上不少灯红酒绿,身边不乏莺歌燕舞,甚至倾慕他已久的一代才女鱼玄机都被拒之门外。春去秋来,温庭筠练就出了写女人的才能,他笔下的女子皆光艳生动、情态毕现,无不惹人怜爱。

  

  温庭筠流传至今的作品三百有余,其中描写女人生活的内容占据不小的比例,但小解认为他写女人最好的一首词应为这一曲《菩萨蛮》。小山重叠金明灭,鬓云欲度香腮雪。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这是一首描写闺中思妇的闺怨词,初读之下或许晦涩难懂,寻不到飞卿的点,乃至读不出诗意来,这是因为温庭筠的手法极其曲折委婉,所谓“其文约,其词微”,富有强烈的暗示性。接下来就跟随小解的步调,一起读懂这首唯美的花间词。

  

  首句“小山重叠金明灭”就很令人费解,这像是一句描写江山画卷的句子,和闺妇有何关系呢?其实这里的“小山”不是山峦,亦不是屏风小山,而是指眉毛。晚唐五代时,小山眉十分流行,为“十眉”样式之一,还因此而衍生出了“眉山”之说。五代词人毛熙震在《女冠子》中就曾写下:“修蛾慢脸,不语檀心一点,小山妆。”“明灭”是隐现明灭的样子,而“金明灭”则是指古代女子头上的发簪在阳光下金光闪闪的样子。那么这一句的画面就有了:闺妇轻轻摆头,眉毛幽长、同行而叠,晃动的发簪时明时灭,让人看得目不转睛!这简单的第一句,就蕴含如此多的细节,可见读不懂也是有情可原。

  

  “鬓云欲度香腮雪”,这更是这首词的惊为天人之句,但同时也是令人困惑不解之句,它可以这样解释:鬓角的发丝延伸到脸颊处,逐渐清淡,像云影轻度。然而即便转化为白话文,可很多人包括小解在内还是难解其妙啊!那么下面的解释你应该可以搞懂吧?第一句里,温庭筠已经将眉形容为小山,而此处再将鬓喻为云,将腮喻为雪,所呈现的意境就是云朵慢慢地飘过雪色弥漫的雪山。然而它所隐喻的只是闺妇鬓角的头发散乱了,盖住了脸而已。如此一来,山,金,云,雪,各具特色、各有颜容,它们集结于闺妇的脸上,构成了一幅壮丽而缱绻的春晓图卷!

  

  “懒起画蛾眉,弄妆梳洗迟。”评论家称这一句:“无限伤心,溢于言表。”纵然眉毛已叠乱,却懒得起来侍弄,妆容也不屑动手,慢吞吞意迟迟。闺妇如此娇慵的背后是思念在作祟,因深受相思煎熬,纵化妆也无人赏看,因此闺妇只能撑起身子勉强度日。一个“迟”字包含多少心酸,不仅是“梳洗迟”,更是时光迟老,心儿迟倦,人儿憔悴。温庭筠笔已至此,写尽了闺妇之愁,感情到了最高处,所以下片的两句就显得风马不相及了:“照花前后镜,花面交相映。新帖绣罗襦,双双金鹧鸪。”前、后镜子照看新插的花,花与面交相辉映;刚穿上美丽的罗襦,上面绣着一双双金鹧鸪。

  

  一切景语皆情语,温庭筠以花之鲜艳反衬人之憔悴,以成双入对的金鹧鸪反衬形单影只的闺妇,虽未点明,却给人深沉的哀愁。这正是这首词的“暗示”的高超,所谓“不着一字,尽显风流”,温庭筠的“风流”便是对结构的理解,他以精妙的语言组织、精巧的前后联络、精绝的浓艳风格,将色泽、气味、神态、心情、思想等等都表现了出来,给人以无穷的联想,留下无尽的余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